正文 终章.谢谢

作品:《幻符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“恭喜少主出关,神功大成!”

    “少主果然不负我等厚望,终成真仙!”

    “少主大仙,法力无边!”

    众甲人半跪在刚刚出关的肖柏面前,送上阵肉麻的恭维。

    如果是之前的肖柏,听见这番吹捧,还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心头却又偷偷暗喜,而现在,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柏哥哥,你终于...”小萌儿蹦跳的想要过来蹭蹭,可是刚靠近几步,却发现了有些不对,连忙停下脚步,仔细凝视着肖柏的脸庞,轻声问道:“柏哥哥?”

    源自女人的奇怪敏感,让她觉得面前这人或许已经不是朝思暮想的柏哥哥了。

    不过小萌儿的出现,倒是稍微触动了下肖柏的心,让他心头多少有了点波澜,原本已经麻木而冷漠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丝难看的笑容,又伸手轻轻拂了拂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小萌儿顿时感觉到股暖洋洋的气流被灌注进自己的身体,瞬间觉得自己的力气变大了好多,恐怕可以拳打死头牛!

    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

    可她却不想要那么大的力气,更希望肖柏能像以前那样,抱抱自己,亲亲自己,哪怕手直放在自己腿上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萌儿,我必须维持住这个样子,直到事情了解,此番事罢,还会变回来的。”肖柏用种冰冷的声音解释道。

    边的甲人也被他这副冷漠的姿态吓住了,连忙问道:“少主,你这是...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自己研发的仙人模式。”肖柏摆摆手,示意他们冷静,“成就真仙,终究要讲究个忘情,断尘缘,可我觉得那样就不是我了,所以才想出来这个办法,可以进行状态切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当着小萌儿的面,唰的声拉开衣袍,露出了大片狰狞的伤口,从胸口延伸到腰腹,像是被小刀细细割出来的,看似杂乱无章,但似乎又隐约形成了个形状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都做成了张符!

    痛肯定是很痛的,但是与太上忘情的代价比起来,又是可以接受了,而且以他如今的体质和掌握的知识,想要修复这些伤痕简直易如反掌,只是暂且还需要真仙状态。

    小萌儿心疼极了,眼眶红红的,险些就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肖柏连忙摆手把她送出了门派,害怕自己时心软,退出了这来之不易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抓紧时间办正事,东西都取来了吗?”肖柏又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。”剑和道分别上前,奉上了手的几样材料。

    自从闭关之后,最后剩下的几样材料他都交给甲人们代为操办了,其几样能用钱买的倒是好说,就是那个圣者遗物搞得有些麻烦,因为肖柏看的是别人灵山剑门的至宝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是闭死关,和外面还是有点交流的,为了这事,还临时写了道符,交给了剑,让他去操办此事。

    那张符暂时被命名为次元斩,是他研究芥子石的成果,效果就是符阵空间禁区的简化版,能方便切割那块刻着剑法的石头。

    剑这便揣着这张符,又叫上了畸形儿阿飞,赶赴灵山剑门,参与他们年度的招人盛会。

    他本人是以特邀嘉宾的身份与会,阿飞则假扮成试炼者,同混入了灵山剑门,最后里应外合,从别人门派至宝上割了小块下来,揣进怀里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没人想到这个丑陋的畸形儿本身不咋的,偷东西和跑路倒是绝,跑得比狗还快,三两下就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有其他甲人帮忙掩护和肖柏暗接应的缘故。

    吴为被气得直骂娘,当场广发英雄帖,要号召天下英雄,齐剿灭忘仙门这邪道宵小。

    “如此,我明白了,辛苦你们了,等待符成,我先走趟灵山剑门吧。”肖柏说着,伸手点,几件材料便自行飞去了他身边,在空稍加旋转,便自行碎成了最适合制符的粉末状。

    而肖柏的另只手,则在空气随意的写写画画,用内息画出套套符纹;那些材料化成的粉末又自行飞进了符纹之,与之融为体。

    最后,几块石片从他袖里飞出,接住了那些符纹,形成了几张符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只用了几息时间,几张幻符级别难度的符便这样制成了。

    甲人们看得阵阵心惊,这样的手段,完全超越了常理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符阵已成,我去去便来。”肖柏说着,身形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还在门派里生闷气的吴为,突然感觉到股让人胆战心惊的庞大力量来到了自己头顶。

    他连忙出门看,位仙风道骨的年轻人正飘在门派上空,冷冷的打量着下面。

    “事出紧急,向贵派借极剑石用,未能提前告知,多有惊扰,特来告罪。”肖柏拱拱手,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还真不是过来装逼耍流氓的,而是打算和平解决此事,

    “你...”吴为仔细端详了番这神秘而强大的年轻人,总觉得有些眼熟,心头更是想要发火,可对面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,却又让他明白那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在心头腹诽几句:这难道就是忘仙门背后那位仙尊吗?为何如此年轻?果然这个门派都是些喜欢装嫩的老妖怪?

    也不止是他,现场其他门人,包括过来助拳,嚷嚷着要剿灭忘仙邪道的江湖好汉们,也都没人敢出声大气,只能低声叹道:“此子竟是恐怖如斯!”

    “小小心意,以表歉意。”肖柏说着,又随手在空气写了套符纹,烙在石片上,又隔空送到了吴为手。

    接着,也没等别人回应,他就自顾自的离开了,这个歉,道得有些霸道。

    但诚意却是十足的,吴为呆呆的望着手头的石片,凝视着上面的纹路,过来好久,才噗通下跪在地上,脸上却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在他凝视石片时,脑海便被不停的灌注着信息,是由七招极意剑所演化出来的第剑,将前面七剑融会贯通后,所融合而成的最终剑。

    吴为觉得自己有生之年若是能练会这剑,或许有机会劈出之前那道切割天地的线吧?

    自家的传承被破坏了,虽然只是点点吧,并未损害到极剑石的完整,还是能照常使用,只是面子上过不去,才会如此愤怒,可当这点小小的损失能换回招奥义绝技级别的剑法时,那就真是天底下最划算的买卖了。

    “忘仙门...对剑法的领悟造诣竟然已经到了这般地步吗?只是通过小片碎屑,便能悟出这般可怕的剑法,从今往后,我等再也不敢自诩天下剑首了。”吴为低声说道,接着便大声宣布了自己的决定,从今往后,灵山剑门不得再以剑首自居。

    江湖片哗然。

    而只是将天道知识稍微分享了点出去的肖柏,已经不太在意这些世俗的看法了,从灵山剑门返回后,他便站到了正殿广场上,几张石片从他衣袖自动飞出,再面前排列成传送符阵。

    “呼,要开始了,希望您不要怪我冒犯。”他将黑色书箱抱在胸前,嘴里低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整个救援肖大牛的过程非常迅速,与黑色书箱同调,逼退鸟人分身,再启动符阵,将父亲接回来,要求气呵成,时间也仅有几息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他同调的时间恐怕只有那么短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,辛苦你了,妹妹。”肖柏又低声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哥哥,让我们救回爸爸。”白苒在他耳边低声应了句,语气坚定无比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肖柏当即大喝声,运起全身修为,浑身衣物无风而动,脚下的符阵也开始逐亮起。

    在他选择与黑色书箱同调的那瞬间,股癫狂、邪恶、又强大到让人窒息的气息顿时充斥着他的脑海,让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只小蚂蚁,在被头洪荒巨兽凝视着,饶是以如今的修为,都让他胆战心惊,险些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可爱的小家伙...”个沧桑而低沉的声音同时在他脑海响起。

    音量并不高,但带给他的冲击却像是在耳边奏响了口哄钟,震耳欲聋,几缕污血当即就从眼耳口鼻七个穴窍留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色书箱,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像是唤醒了尊邪神,那句简单的话,就像是邪神的呓语般。

    而远在那片神秘空间的鸟人和肖大牛,此时的状况却是比他更糟,鸟人才刚刚察觉到丝异样,便被股汹涌而来的黑色浪潮彻底淹没,具真仙分身,毫无反抗的就此湮灭。

    可这带给他的创伤,还远不止分身被毁这般简单,连串杂乱无章的呓语,也同时被分身忠诚的传递给了不知道躲在那里的本体。

    “呃!!!啊!!!”鸟人凄厉的惨叫着,身上喷出了股股血剑,修为大损,伤势不亚于之前的大海胆,当场就昏死了过去,陷入了弥留状态。

    相信过不了多久,他便会化为肖柏或者其他天道守护者的养料,再腾出个真仙的位置来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段呓语,几乎瞬间抹杀了尊货真价实的真仙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玩这般危险的游戏了。”那个声音最后还提醒了肖柏句。

    “噗!”肖柏当即口鲜血喷出,险些也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求求你不要再说话了,是我错了好不好?

    万幸的是,那个可怕的存在还有着保护肖柏的想法,这样闹腾了下之后,便重新陷入了沉寂,肖柏这才得以从那恐怖的压力解放出来,启动符阵,救回了同样重伤濒死的肖大牛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次伤敌千,自损百的危险救援啊。

    又是几个月过后...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也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咯?”养好了伤的肖柏,坐在大荒山的茅屋里,冲着对面的肖大牛问道。

    这会他怀里正抱着小萌儿,身边左右的挤着黑皮和雅儿,风剑香正在旁用那手精妙的剑法替他削着苹果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个超脱了这个世界规则的某个存在吧,反正我是无法理解的,连天道也无法理解,大概是机械降神这样?”肖大牛揉着下巴,模棱两可的应了句。

    他身边坐着白瑟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正不停用手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。

    很显然,肖柏多了个后妈,很快还要再多个弟弟或者妹妹了。

    “鸟人的尸体我已经收了,凄惨无比,他身上多出来的材料,以及空出来的这个位置,您二位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你留着自己玩吧,我们都不需要这些东西,只想着你快点要个小宝宝。”白瑟笑眯眯的说着,又有些不满的瞟了眼肖柏身边的女人,有些不满的嘟囔了声:“怎么动作比我还慢...”

    “那外面的事你们就真不管了?家族,门派,全都撒手不管了?就甘愿在这荒山野岭隐居?”肖柏又继续追问道。

    如今的忘仙门,已经逐渐取代了原来道门的地位,成为新任的武林泰斗,每天都有无数人想要拜访,更有无数心怀憧憬的年轻人想要投身门下。

    即使距离当年的辉煌还差了些,但相信那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肖柏自然是忙成个工具人,很需要有人帮他把。

    结果却看见两位长辈又开始含情脉脉的对视,以此作为回答,顿时又觉得头包,哀嚎道:“不要这样吧?你知道我如今多忙吗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是成熟的主角,立派的龙傲天了,这些事,要学会自己处理了!”肖大牛很随意的说着,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催促道:“好了好了,以后也不用每个月来看我们了,自己忙自己的去...”

    你是怕我打扰你的二人世界吧?我懂...肖柏腹诽了句,这便带上老婆们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在启动传送时,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,回首望向立在茅屋外面的黑色书箱,低声说了句: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