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八章 猫果真是液体

作品:《猎妖高校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生活永远不要对好运抱有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当好运没有降临的时候,你才不会有那么失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经历过周二的天课后,郑清对这条箴言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——爱玛教授并没有像年轻公费生所希望的那样,忘记给天08-1班的学生们布置课后作业,相反,因为给郑清等人布置作业,老太太想起了早上那堂课没留作业,特意飞了只纸鹤给那个班的同学,追加了任务。

    郑清不由为那些孩子默哀了秒钟。

    从未拥有过,并不是最糟糕的事情。

    拥有过然后失去——比如没有魔作业的周末——这才是最让人悲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整个周二晚上,包括周三,郑清都在疯狂的写作业。包括姚教授要求的篇分析元辰守护咒咒式结构的论、爱玛教授要求的五千字魔命题写作、易教授要求为罫线图添加新的均线,以及章老师要求大家掌握的新的符。

    相比较而言,郑清比其他人稍微轻松那么点点。

    毕竟他已经学会了全部的符。

    所以,在周四的魔药课上,他就拥有了更多自由时间来完成李教授的魔药性质分析,而不是像辛胖子那样,边上着魔药课,边在课桌抽屉里急惶惶画几道符。

    “你只需要把课后跑报道半的时间用在作业上,就不需要这么辛苦了。”郑清看着辛胖子忙的满头流油,心有戚戚:“顺便提醒你下……你那道雷符的气口没有收匀,会漏气。”

    漏气意味着这道符收不住灵机,效力会大降。

    但对于辛胖子来说,完成符箓课的作业比画出道效力完整的符箓显然更重要些。

    “画的没错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满不在乎的摆摆手,悄悄将画好的符纸塞进抽屉深处,边戳了戳面前的颗猫果,边冲郑清翻了个白眼:“……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,画不出标准级别的符箓就感觉天塌了?开玩笑……只消全须全尾的画出这么道符箓,我就非常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姜黄色的猫果被胖子的手指戳起朵朵涟漪,在瓷盘颤颤巍巍,看的郑清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猫果学名叫‘莫布里果’,是种产自非洲大陆深处莫布里山谷的魔法植物,因为‘莫’与‘猫’音近,渐渐便在人们的口口相传变成了‘猫果’。

    今天魔药课上,李教授教给大家道新的缓和剂药方,而猫果则是这道缓和剂的主药之。眼下,大部分同学都在学习如何处理猫果。

    虽然被称为‘果’,而且也具备般果实的特性,但猫果却与绝大多数果实不同。因为它在常温常压下,会以液态球形挂在枝头,偶有小虫被果实的香甜引诱落在猫果上后,便会被溺死在果实,化作猫果成长的养料。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猫果融合了植物、动物以及非生物的多重特性,是种非常魔法的存在。

    未成熟的猫果呈透明状,挂在枝头,宛如汪清泉;随着时间推移,养分越来越充裕,猫果的颜色也会渐渐加深,由淡黄、变为姜黄、再到深黄、橙红、深红、以至紫黑。

    每种颜色,都代表了不同的功效与药用价值。

    比如无色时的猫果属于绝佳的‘无根水’,是配制大多数丸药最好的和剂;而熟透的紫黑色猫果,则是种剧毒的东西,外用可穿肠烂肚,内服甚至可以腐蚀灵魂。

    而姜黄色的猫果,则是许多安慰剂必需的活性成分——缓和剂便是其之。

    缓和剂是种可以用来平息和舒缓烦躁情绪的魔药,据说四年级的毕业生对这味药剂的使用量很大,为了节约年轻巫师们的花费,学校索性将药方在年级便传授给了学生们,让大家不至于到了高年级还要花大价钱去药店里买成药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郑清压低声音叫了声:“猫果离枝后很固形不易,很容易溃散……你想把我们这节课的学分都扣光吗?”

    辛胖子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画符我比不上你,但处理药剂这方面,我可算是专家的。”说着,他又伸出粗短的食指,左右戳了戳那颗颤颤巍巍的猫果。

    然后在两人目瞪口,那颗猫果‘啪叽’下溃散成滩姜黄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就像是滩猫尿。

    郑清眼疾手快,手按着法书,用咒语控制住猫果液流散的速度,手抓着最大号的刻度吸管,努力收敛每滴宝贵的药汁。

    同时他还抬头看向胖子,怒目而视:“愣着干嘛?快处理其他主药!”

    胖子理亏,二话不说,臊眉耷眼的去研磨蜀葵根了。

    当郑清将残留的猫果药液收集完毕,转头看向胖子的工作台时,胖子手底的蜀葵根还没有处理到半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是使用嚏根草,处理起来会简单许多。”公费生吐槽道:“为什么定要选择难度高的方案呢?”

    普通缓和剂使用嚏根草,嚏根草放多,服用者容易陷入昏沉的、不可逆的昏睡;进阶版缓和剂使用蜀葵根,可以治疗包括狼人狂躁症在内的许多重症。

    既然分了‘普通’与‘进阶’两个版本,在制作工艺上自然也有了上下之分。

    嚏根草只需要切成三分之英寸的小丁,然后放进碾子里,按照顺时针匀速碾五圈半,碾出的药汁清澈无异味便可正常入药。

    而蜀葵根则需要用银质小刀细细切碎,放进石槽里细细研磨,颗粒大小般后才可以使用。倘若颗粒不均匀,最后配置出的缓和剂不仅不会舒缓烦躁的情绪,反而可能让服用者郁气结,精神抑郁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的猫果汁液不够了,”辛胖子语气弱弱的回答道:“用嚏根草配药,可能会反应不够彻底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判断,郑清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博士呢?”他转而询问萧笑的去向。

    倘若今天萧笑跟自己组处理药剂,绝对不会出现之前那副手忙脚乱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请假去图书馆了,据说他想起来种新的占卜方法,可能会有用。”辛胖子继续用很小的声音回答道。

    郑清顿时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果的黑山羊直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萧笑作为占卜找羊的负责人,压力直很大。

    “学霸就是好,”沉默许久,年轻的公费生终于还是感慨了声:“随随便便请假,从来没有担心过作业完成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胖子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符箓课上怎么没见你这么谦虚呢?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