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24章 苏晓晓离开了

作品:《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    夏亦辰十万火急,顾不上吴韬,从澳洲连夜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迎接他的,是连串他根本无法接受的打击。

    康雪告诉他,苏晓晓那个贱人为了帮助苏小海,勾引了夏俊风。

    出卖了辰风的药品配方,背叛了他,害夏俊豪风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而之前苏晓晓承受的切,康雪半个字都没有提起。

    夏亦辰觉得自己都要疯了,才十几天,他才离开十几天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对了,他爱的人背叛了他,他的父亲进了医院,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辰风的药品配方被出卖,他的心血全完了。

    康雪告诉他的每件事,都在动摇他曾经无比确信的信念。

    每件事,都在往他的心上插刀。

    父亲进了医院,他已经看到了。

    辰风的药品配方被出卖,他也从电视上看到了,康成如此高调地宣扬他们攻克了夏亦辰做的项目。

    唯的样,他不愿意相信的事,就是苏晓晓背叛他。

    康雪的神情充满了鄙视,她拿出了苏晓晓归还的手镯。

    夏亦辰看到手镯的那瞬间,他的心动摇了。

    他亲眼目睹了这个手镯曾经戴在苏晓晓手上,能让她拿下来的,只有她自己。

    他眼神痛苦,脸色阴沉,可怕。

    从他回来,他已经打过无数次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她个都没接,他发过短信,告诉她他回来了,在医院。

    夏俊豪躺在抢救室,生死未卜,可她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她到底在想什么,在干什么?

    是啊,苏晓晓现在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从她接到康雪电话,漫骂她,诅咒她。

    告诉她夏俊豪再次风,进了医院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切都完了,她和夏亦辰结束了,他们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她了解夏亦辰,如果他知道这切,如果他知道夏俊豪风又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他会怎么对她?会怎么对待夏俊风?

    夏俊风和她计划好了所有的事,唯没有想到的是。

    夏俊豪的承受能力如此之弱,他等不到谜底揭晓的那天,就风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夏亦辰回来了,终于到了要面对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勇气,她的勇气已经被苏家的人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夏亦辰是她最后的情感归宿了,她放不下,舍不得,更受不了他会对她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苏晓晓第次有了深深的恐惧,她靠在夏俊风怀。

    像只骆驼样,将头埋在他怀。

    把手机扔得远远的,不接电话,不看短信。

    夏俊风知道,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机会,彻底让晓晓属于他,离开夏亦辰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轻轻拍着晓晓的背,良久,说道:“晓晓!该来的迟早还是要来。

    亦辰的性格我了解,你躲得了初,躲不了十五。

    你逃避的时间越久,引起的反弹越大,现在大哥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亦辰孤立无援,大嫂对你成见这么深,你再不出现。

    亦辰读你的误会就会更深,我和你都应该过去,和他把事情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苏晓晓的眼神满是惊恐,抬起头,脸色苍白,双目失神。

    喊道:“他不会相信的,如果我们现在不告诉他这样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不会相信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夏俊风看着她,说道:“就算他不相信,你也要解释。

    还有,晓晓,这也是夏亦辰证明自己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在意你,他还有丝理智,他就会选择给你时间。

    让你证明自己。”

    苏晓晓的身体在微微发抖,说道:“如果他不愿意相信我呢?

    如果他不愿意给我时间呢?”

    夏俊风的脸色转冷,说道:“那就证明,他没有资格和你在起。”

    苏晓晓低下头,手指微微发抖,那刻,她觉得如此绝望。

    夏俊风不再说话,他轻轻把苏晓晓放下,走到苏晓晓的手机前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几十个未接电话,还有那不断跳动,语气已经相当不善的短信。

    眼睛微眯,拿起手机,走到苏晓晓面前。

    将手机递给了她,苏晓晓接过手机。

    咬得嘴唇青紫,终于,她将手指放在手机上。

    回了夏亦辰条简单的短信:“我半小时后到医院。”

    这条短信过后,屏幕上所有的消息闪动消失了,也不再有手机的震动响起。

    苏晓晓缓缓起身,觉得身体重如千钧,她每走步都很艰难。

    夏俊风走到衣橱边,拉开衣橱,给她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轻轻说道:“晓晓,医院凉!披件外套再去。”

    晓晓嘴唇发青,眼神空洞,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的确很冷,那种冷从心底传来,让她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夏俊风自己也去换了件衣服,他的眼神在衣柜搜索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眼神动,拿起件长袖T恤套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心烦意乱的晓晓根本没有注意到,这件T恤是她上次和夏亦辰起,在夏俊风这里住时。

    夏俊风给她穿在身上的衣服,夏亦辰是学霸,

    他不会忘记这件T恤的事,夏俊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换好T恤后,夏俊风握住苏晓晓的手,拉着他出了门。

    就算在车上,他也直握住她的手,她的手指冰凉,在他的手心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夏俊风手心的热量温暖着她,带来片刻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晓晓知道,这种安全感很快就要失去,她将直面夏亦辰的怒火和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夏亦辰,他真的会选择无条件的信任她吗?

    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医院抢救室外长长的走廊,夏亦辰终于见到了苏晓晓。

    看到苏晓晓和夏俊风出现的那刻。

    康雪情绪失控了,她朝苏晓晓冲了过去,

    她眼神充满怨毒,咒骂之声不绝于耳,她要找她拼命。

    都是这个女人,都是这个女人害了夏俊豪。

    夏亦辰拉住了她,任由她疯狂地打着自己。

    等康雪发泄够了,他轻轻说道:“妈妈!这件事情让我来处理。

    你放心,我会处理好!”

    康雪看着他,发现他的眼神满是冰冷,愣了下。

    哭着说道:“亦辰,你爸爸在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不要让他失望,也不要让妈妈失望。”

    夏亦辰点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,妈妈!”

    夏亦辰说完,放开康雪,朝苏晓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晓晓没有动,她看着夏亦辰步步走近,眼神有她不曾看过的冰冷。

    终于,夏亦辰走近了。

    苏晓晓看着他,咬咬嘴唇,轻轻说道:“亦辰!……”

    夏亦辰看着她,眼神满是陌生的情绪,眼底有黑色的风暴在酝酿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等苏晓晓开口,苏晓晓沉默良久,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夏亦辰点点头,冷冷开口了:“苏晓晓,你不开口,那我来问你。

    你只要回答就好!”

    苏晓晓倒吸了口凉气,夏俊风看看她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朝夏亦辰走近步,开口了:“亦辰……”

    夏亦辰转向他,目光落到他的T恤上,瞬间暴怒。

    吼道:“夏俊风,你给我闭嘴,我没问你,我问的是她。”

    苏晓晓惊讶地看着夏亦辰,她朝夏俊风摇摇头,说道:“让我来说吧!

    亦辰,你想问我什么?”

    夏亦辰冷笑道:“苏晓晓,你在维护他?

    你害怕什么?害怕我伤害他吗?”

    苏晓晓低下头,轻轻说道:“亦辰,我们之间的事,不用牵涉其他人。

    你要问什么,就问吧!”

    夏亦辰点点头,眼神转冷,说道:“好!那我问你,辰风的药品配方是你让夏俊风给康成的吗?”

    苏晓晓看看夏俊风,没有说话,点点头。

    夏亦辰的脸色变,继续问道:“我妈之前给你的手镯,是你自己退给我爸的吗?”

    苏晓晓看着他,沉默片刻,咬咬牙,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亦辰的眼猛地窜出强烈的愤恨,他长出口气,强行压下心的愤怒。

    继续问道:“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你晚上都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盯着苏晓晓,继续说道:“我是指这个礼拜,你晚上都在哪里?”

    苏晓晓看着他,手指微微发抖,低下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夏亦辰眼神寒,猛地走近她,握住她的双肩,吼道:“回答我!苏晓晓!

    你晚上都和谁在起,别他妈骗我你在我们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我打过电话,根本没人接!”

    他的神色恐怖,满眼喷火,夏俊风吓了跳。

    赶紧上前,拉住他,说道:“亦辰,别这样,我们可以解释。

    你先放开晓晓!”

    夏亦辰猛地把拽住夏俊风,拳打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吼道:“解释个屁!夏俊风,你给我滚开。

    我说过,我没问你,我问的是她!”

    康雪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,她仇恨的眼睛盯着苏晓晓。

    抱着胳膊,无动于衷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夏俊风被打倒在地,夏亦辰愤怒得像头狮子。

    满眼血红,暴跳如雷,全身上下充满戾气。

    苏晓晓猛地拉住他,轻轻说道:“够了!夏亦辰,你不是想知道我在哪里吗?

    我在夏俊风那里,这个礼拜我都躲在他那里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夏亦辰猛地把抓住她,吼道:“苏晓晓!你他妈怎么这么无耻!

    我才离开多久,你就迫不及待地和夏俊风睡了吗?

    你要不要脸?为了你哥那个人渣,你不要我,出卖辰风。

    还和夏俊风搞在起,我哪里对不起你?

    你要这样整我?这样害我爸爸!

    你还是人吗?你明明知道他过风,还这样刺激他,你是想要他死吗?”

    苏晓晓惊呆了,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夏亦辰吗?

    她开始奋力挣扎,冲他吼道:“夏亦辰,你给我闭嘴!你闭嘴!我不要再听你说句话!”

    夏亦辰哈哈大笑,眼神狰狞,脸孔扭曲,猛地把她转过来。

    双手牢牢地箍住她,盯着她,吼道:“苏晓晓,你这个贱货!

    做了这样的事,还怕人家说吗?

    你不会既要当婊子,还要立牌坊吧!

    来,你和我说说,你是不是在瑞宏的时候就和夏俊风搞上了?

    是我自己蠢,相信了你的鬼话,等我出门。

    你就忍不住和他再搞在起了。

    你们也算老情人了,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你告诉我,他是不是比我好,让你很舒服?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晓受不了了,满脸绝望,她的双手被夏亦辰箍住。

    无法反抗,她满脸泪痕,开始疯狂地喊道:“夏亦辰,你闭嘴!……你闭嘴!

    你会后悔的,你定会后悔的!……”

    夏亦辰看着她,冷笑道:“是!我的确后悔了,我后悔认识你这个贱人。

    我后悔眼睛瞎了,找了你这个女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夏俊风叹了口气,他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走上前,猛地拳打在夏亦辰脸上。

    夏亦辰捂住脸,趔趄着倒退了几步,康雪连忙跑上前,护住他。

    夏俊风将已经面无血色,失魂落魄的苏晓晓拉到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冷冷地看着夏亦辰,鄙视地说道:“夏亦辰,你瞧不起你,你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你是眼睛瞎了,才看不清现实。

    你和你爸爸样,都是无情无义的混蛋。

    你根本没有资格和晓晓在起。

    辰风我还给你,你的股份我也还给你。

    我已经签了股权转让协议,放在小韩那里,你随时可以去拿。

    我会带着晓晓离开,希望你记得今天你所有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不要再去骚扰她。”

    夏亦辰呆住了,夏俊风没有理他,转身轻轻拉起晓晓的手。

    温柔地说道:“晓晓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夏俊风拉着晓晓离开了,夏亦辰猛地挣开康雪。

    对着夏俊风吼道:“夏俊风,你这个王蛋!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!

    你无耻,连自己的侄子的女朋友都抢,你还有没有点人性?

    我不稀罕你的股份,你拿着它们滚!”

    夏俊风走了很远,冷冷转身,说道:“夏亦辰,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叔叔。

    开始,我就不会放弃晓晓。

    夏亦辰,我问你,发生了这么多事,晓晓最需要的时候,你在哪里?

    你问过她句原因吗?你用你的心想过前因后果吗?

    你永远只会让她难过,失望,她现在离开你,都是你自找的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晓拉住他,凄凉地笑了笑,轻轻说道:“俊风!别说了!

    我累了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夏亦辰呆住了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盯着苏晓晓。

    吼道:“苏晓晓!你叫他什么?你再说遍试试?”

    苏晓晓叹了口气,回过头,看着夏亦辰。

    轻轻说道:“夏亦辰,我要走了!我不想要你了。

    这次,是我真的要和你分手,我们不能再在起了。

    离开你后,和谁在起是我的自由,你没有资格限制我。

    往后余生,你自己珍重。”

    苏晓晓走了,和夏俊风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夏亦辰几乎要疯了,他疯狂地用拳头次次砸着医院的墙壁,直到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晚上,夏俊风的房子里。

    苏晓晓泪流满面,她看着夏俊风,笑了。

    轻轻用手抚着他的脸,说道:“你说得没错,他没有资格……没有资格和我在起。

    我不想再等他了,俊风,和我在起吧!”

    夏俊风看着她,眼神满是触动,他轻轻说道:“晓晓!我最后问你次。

    你想好了吗?因为这次,如果你决定了。

    我不会再放开你,让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苏晓晓笑了笑,看起来有些疲倦,她看着夏俊风,说道:“我想好了!

    俊风,不要再问我了,我累了。

    至少,我现在想依靠的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夏俊风走近她,环着她的腰,吻住她,将她拦腰抱起……

    夏俊风知道,这次,苏晓晓终于属于他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夏俊风带着苏晓晓离开了。

    半年后,康氏制药开始暴雷,康氏从辰风拿到的药方,有重大缺陷。

    根本不能用于临床。

    康氏巨额的后期研发费用和生产费用打了水漂,康氏股票开始暴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康氏财务经理苏小海,挪用巨额资金炒股的事情被爆了出来,康氏股票更加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苏小海锒铛入狱,张玉兰进了精神病院,苏开祥独自人生活。

    苏家终于为他们的无知和愚蠢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辰风药业的药品配方通过国家药监会审批,开始投入临床使用,取得良好的疗效。

    辰风开始进入上市流程,夏俊豪两次风。

    幸亏发现得早,捡回条命,坐上了轮椅。

    内心有愧的他和康雪,把苏晓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夏亦辰。

    因为就算他们不说,夏亦辰已经从康嘉伟那里。

    知道了苏晓晓在他回国前的处境,苏家人所有做的事情大白天下。

    康嘉伟出国了,没有再回来,在出国之前。

    他找到了夏亦辰,告诉了他关于苏晓晓所有的事。

    苏小海的事情后,他知道,自己再也没有资格娶苏晓晓。

    也没有脸去面对她,唯能为她做的,就是告诉夏亦辰所有的真相。

    夏亦辰终于明白了苏晓晓那晚所有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用躲字,她为什么说他会后悔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苏晓晓孤立无援,夏俊豪和康雪没有帮过她,任由她被苏家伤害。

    能保护她的只有夏俊风,夏俊风是她唯的避风港。

    夏亦辰想象得出苏家人为了苏小海能做出来的事,更何况他不用想象,络上都有。

    她处境这样艰难,被苏家人围堵,肆意伤害。

    她到最后还是没有背叛她,就像他去美国那次样,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却始终不愿放弃他,他终于知道了,苏晓晓对他的爱,如此坚韧和深沉。

    她为他保住了辰风,保住了他的心血。

    可她没能保住自己的爱情,能推开她的,只有夏亦辰。

    夏亦辰不够成熟,不够信任她。

    她将辰风给了他,他却亲手将她推给了夏俊风。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当时说过的话,他如此怨毒。

    终于,她绝望了,死心了。

    离开了他,从他的世界消失了。

    知道真相的那刻,他开始疯狂地找她,找夏俊风。

    他这次发现,苏晓晓失踪了,他再也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她就像从地接上消失了样,她过往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失效,没有人能联系到她。

    她孑然身,在国内已经没有了任何牵挂。

    她斩断了自己的过去,这样的苏晓晓让夏亦辰害怕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自己伤她有多深,为了不让他找到。

    她拒绝了所有熟悉的人,吴韬,娜娜,玲花,林洁,卢英……

    就连林教授,她的恩师,也没有她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不要他了,就像她走的时候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她够狠,狠到丝机会都不给他。

    夏亦辰痛苦万分,他每天都在疯狂地想她。

    思念和痛苦如影随形,每天都像千万只蚜虫在他心头啃噬。

    夏亦辰放弃了自己的自尊,他发了无数的邮件给夏俊风。

    在邮件他求夏俊风,把苏晓晓还给他。

    他不要辰风,不要他的股份,他只要苏晓晓。

    邮件发出去后,无例外,如同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夏俊风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他等了半年,绝望了,他不再发邮件,也不再找她。

    他开始学会成熟,学会忍耐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苏晓晓走了,他再也不能靠强行留住她,让她妥协。

    他犯下的错,就让他来承担。

    她不原谅他,他就用生来等待。

    他变得沉默了许多,眼神也变得深邃。

    苏晓晓成就了他的沉稳,他成了个有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辰风的总裁夏亦辰多了个习惯,他习惯春夏秋冬都戴着围巾。

    春秋薄款,夏天丝巾领结,冬季厚款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苏晓晓离开了,夏亦辰独自人承受着她离开的痛苦和悔恨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