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两百八十章:事实

作品:《麟帝偏爱之月妃不受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他说着想起外面的情况,招手示意花惊羽近前:“你快看,外面好像有火把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凌天他们在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依照凌天对小羽儿的疼宠之心,现在只怕急疯了,领着人在山谷寻人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花惊羽探头张望了下:“应该是南宫凌天他们吧,他们在找我们,我们还是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南宫瑾拉着她:“别动,我们还是小心点,以免不是凌天他们。”

    南宫瑾是怕下面的人里有别人,必竟牵扯到这个山洞,暗处肯定有人注意着这边的情况,为免打草惊蛇,他们还是小心行事的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相视眼,最后同时的点头,决定小心的下山谷。

    “你的毒确实好了吗?”

    花惊羽关心的询问,南宫瑾点头,两个人把山洞里清理了下,方才出了山洞口,用青藤掩盖住洞口,然后检查了遍,确认没有什么破绽后,才小心的放开。

    今夜没有月亮,四周片寂黑,倒是便利于两个人路往山谷之下而去。

    借着青色的藤条,慢慢的下滑,稳稳而下。

    两个人刚站定便听到崎岖不平的山林间有喝声响起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花惊羽和南宫瑾二人相视眼,警戒的望过去,便听到道声音惊喜的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是花小姐,是花小姐。”

    花惊羽和南宫瑾听到这话,便明白这些人是自已人,所以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道旋风般的身影奔了过来,不等花惊羽反应过来,便把抱住了她,紧紧的不放开,浓浓的担忧包裹着她。

    “羽儿,你没事就好,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抱住花惊羽的人是龙月国的皇子欧阳离洛,此刻的他只觉得颗心落了地,紧抱着花惊羽,松也不松开。

    花惊羽正准备出手伤人,待到确定了抱她的是欧阳离洛时,总算安份了些,她知道此刻离洛心里有多么的担心,温声开口:“我没事,离洛,你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担心呢,我都要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离洛的声音透着后怕,先前他的颗心直崩成了根弦,他生怕这弦断了,自已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如若羽儿真的出了什么事,他定会先杀掉了暗夜门的所有人,然后去陪她起死,和当初样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没有道理知道她活着了,竟然还让她遭到毒手的。

    “羽儿,你太能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离洛心疼的说道,后面的南宫瑾有些不能反应的望着眼前的画面,待到反应过来,他可不干了,小羽儿是南宫家的人,凭什么让外人又搂又抱的啊,他扑了过来把拽着花惊羽记的身子要拉开她。

    欧阳离洛看有人碰花惊羽,早疯了似的抬手掌挥了出去,此刻的他本就频临疯狂了,南宫瑾出手,他就像找到了突发口似的,疯狂的攻击着南宫瑾,出手又狠又毒,招招都是致命的招数,直逼向南宫瑾。

    离洛的前身是杀手,他若杀起来了,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因为他没有任何花哨的招数,招招都是夺命之招。

    南宫瑾身为孝亲王府的王爷,虽然武功不错,可是与离洛比起来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所以几招过后,便被离洛给拿捏住了,他只修长的大手紧掐上了南宫瑾的脖子,阴狠凶残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们,你们给羽儿带来的麻烦,以后离她远点。”

    南宫瑾脸色煞白,忍不住咳嗽了起来,几欲窒息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太狠了。

    花惊羽回过神来,赶紧的上前拉住离洛。

    “离洛,放开,你杀他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欧阳离洛听到花惊羽的声音,神思总算清明了些,慢慢的松开手,不过依旧目光凶狠,森冷阴骜的开口:“以后你离得她远点,没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言落,伸手拉了花惊羽的手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不想夜幕之下,道黑色的光影迅速的疾来,伸手便要去夺离洛手上的花惊羽,离洛的反应不是般人可比的,早在黑影破空而来的时候,反应了过来,所以手指凝,道强大的劲气挥了出去,随之身子动迎了上去,两个人便在半空,碰的声硬接了掌,然后同时的分开。

    半空,内劲爆开,炸得山谷里树木横飞,石块碎裂。

    离洛的手下立刻跟在花惊羽的身后保护着这位小姐,主子可是很喜欢这位小姐的,他们可不能让对面的男人抢去。

    南宫瑾确实是想抢人来着,想到先前这男人差点掐死他,他便愤恨不已。

    这什么人啊,太狠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从他们南宫家的手里抢小羽儿,他绝对不答应。

    花惊羽的注意力并不在南宫瑾的身上,而是在半空的人身上,此时她已经看清楚了,那先前破空而来的黑影并不是什么刺客,而是南宫凌天。

    此时南宫凌天周身的狂暴嗜血,眼瞳片阴煞之气,出手便是狠辣的招数。

    “地莲幽冥枪。”

    道黑色的长枪破空而出,直奔欧阳离洛而来,欧阳离洛看南宫凌天现兵器,不逞多让的冷喝:“冰魄银剑。”

    沙沙,当当。

    兵器相撞,火花四射,同时的爆开了无数的劲气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招过后,再次的攻了上去,这两个人身手都十分的厉害,再加上此时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这战非死即伤,或者说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花惊羽看得眼睛都红了,她不希望他们两个人任何个人受伤了,所以忍不住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可惜半空打成团的两个人根本不理会她,依旧狠狠的厮杀着,誓要杀出个胜负来。

    花惊羽身形动,直接的迎了上去,下首的人齐齐叫起来:“花小姐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羽儿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高手对招,稍不留意便会被劲气所伤,所以众人才会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好在花惊羽身子动,半空打斗成团的两个人陡的收了手,同时的望向花惊羽,齐齐开口:“羽儿。”

    花惊羽的脸色难看至极,阴森森的盯着两个人责问:“我和南宫瑾死里逃生的活了过来,没看到人高兴,却看到个个肚子火气,是不是我们死了你们就甘心,就安份了。”

    她言落落到地上,欧阳离洛和南宫凌天心惊,同时心疼,两个人落到花惊羽的身边,左右的站定,两个人满脸的心疼,不停的道歉。

    “羽儿,你别生气了,我们?”

    花惊羽飞快的抬首望向欧阳离洛,幽伤的眸子眨不眨的望着两个人:“我好难过,你们两个为什么要这样呢?”

    这两天她夹在他们的间好难受啊,不管是欧阳离洛还是南宫凌天,她都不想让他们伤心,可是偏偏事情就这么糟糕。

    离洛望着花惊羽忧伤的神情,心扯得很疼,下子失魂落魄起来,周身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羽儿是在怪他吗,怪他让她为难了吗?

    他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,句话也说不出来,花惊羽转身往后走去,谁也没有理会,径自个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南宫凌天愣了下,飞快的跟上花惊羽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小羽儿,你别生气了,你不知道你不见了,本王都快疯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南宫瑾唇角勾出爽朗的笑意,恢复了以前的神彩飞扬,回首望了眼那失魂落魄,好似没了为魂的欧阳离洛,心里十分的奇怪,这位离洛皇子怎么就这么爱小羽儿了,他们也不过见了几次面而已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凌天竟能容许他这样放肆,按照他对凌天的了解,若是有人觑觎小羽儿,他定然要把此人大卸块。

    落在最后面的欧阳离洛,眼看着前面的人走远了,身子控制不住的轻颤了起来,似乎生命有什么东西流失了,手指忍不住紧抓着自已的衣襟,这份痛楚让他承受不住,口血气便往心口涌来,嘴角溢出甜腻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身后的几名手下心惊不已,赶紧的开口: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其名侍卫直接的朝前面叫起来:“花小姐。”

    他们看出花小姐其实很心疼他们家的爷,若是让她知道主子受伤了,她定会心疼的。

    可惜欧阳离洛却阻止了手下:“别叫她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无力得可怕,转身往山崖另侧走去。

    山风呼啸,十月的夜格外的凄冷。

    在南山另处的山谷里,西陵国的赫连轩正听着手下的禀报。

    “主子,花小姐找到了,现在离开了南山。”

    “喔,”赫连轩眉眼下子放松了,整颗心也不纠结了,身后的手下恭敬小心的开口:“主子,要不要去见花小姐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赫连轩扫先前的温雍,周身笼罩上了肃杀的煞气,瞳眸染上了阴霾之气,眉眼皆有幽冥之暗,这刻的他倒仿似从前的南宫凌天,阴暗嗜血,狂暴血腥,再不是从前那个温润如暖玉的男子了。

    他手指紧握,唇角是凉薄的笑。羽儿,我要让你看看,不是只有南宫凌天可以那样狂霸,我也可以。

    赫连轩转身领着手下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花惊羽似毫不知道另外两个男子的情况,脸色冰冷的路往山下走去,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南宫凌天见她没有说话,越发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小羽儿。”

    花惊羽忽地停住了脚步,望向南宫凌天:“凌天,你别跟着我了,让我个人静静吧,我好累,还有回头我会搬离北幽王府的,我们短时间内还是不要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凌天听花惊羽的话,脸色陡的笼罩上了暴风雨,阴霾遍布,周身笼罩着煞敢,把拽住了花惊羽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小羽儿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做错了什么?本王只是担心你,所以才会失控和欧阳离洛打起来的,你这是在怪本王是不是?本王以后改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只要想到小羽儿从此后不理会他了,两个人桥归桥路归路了,他就要疯狂,他就要吐血了。或许他还会疯掉。

    明明他和小羽儿好好的,为什么偏要出现这么个宁睿呢,难道是因为他前半生的杀戳太重了,所以老天才会给他这么个惩罚。

    老天啊,你收了那宁睿去吧,若是真的收了他,以后本王再不杀生了,本王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夜幕下,花惊羽抬眸望着南宫凌天。

    “凌天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本来该是皆大欢喜的事,我和宁睿都没有死,知道他活着,我开心死了,庆幸老天爷是厚待我们的,可是到头来竟然变成了这样的状况,我实在是头疼极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凌天低首望着花惊羽清丽的小脸蛋,发现她的脸竟然瘦了圈,不由得心紧,原来真正难受不好过的是小羽儿,她才是那个最受煎熬的人,面对他们两个针锋相对的人,个不让个。

    而他竟然还责怪她,他既然爱她,便该好好的守着她,陪着她才是。

    “小羽儿,对不起,是我不好,以后我不会再和他针锋相对了,我会让着他,直到他承认我们在起为止,好吗?你别舍弃了本王。”

    若是从最初开始舍弃,也许他会接受,可是现在他情根深重了,这时候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花惊羽张嘴:“可是这对你似乎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左右为难了。

    南宫凌天握着她的手,深邃的瞳眸满是明艳的光芒:“公平,怎么会不公平,我是要陪你辈子的人,他只是这短短的几日,这样接下来的几天,我不会找他的麻烦,让你好好的陪陪他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南宫凌天的心里都快滴血了,现在他就有种想杀人的抓狂,可是却心知肚明,那个男人是确实存着的,他没办法抹杀他们的那段光阴,所以只能接受这么个存在,要不然最难过的是小羽儿,他爱她,所以情愿自已忍着心焦,也不想让小羽儿受苦。

    “可是凌天?”花惊羽还想说什么,南宫凌天已经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,羽儿好憔悴啊:“好了,别说了,以后本王会陪着你的,不会让你为难的,你就别说要搬出北幽王府的事情,本王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花惊羽望着南宫凌天,他那深邃如黑暗的瞳眸,是执着是认真,她看得很清楚,若是自已坚持,这个男人只怕会发抓狂,她又如何舍得让他承受这样的痛呢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”花惊羽感动的掂脚,第次主动的亲吻了南宫凌天的脸颊:“我想离洛他会接受我们在起的,以前他只有我个人,现在忽然的冒出来个你,也许这让他有些无法接受,慢慢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以后你要记得补偿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住了。”花惊羽温柔的点头,难得如此的柔软,南宫凌天伸手摸了摸她的脸,脸上止不住的笑意,明艳高贵,温润如暖月,心片暖流,伸手扣住花惊羽的手:“我们下山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路往山下走去,后面的南宫瑾看着前面两人的动作,心里微酸,不过很快便好了,眸满是欣慰,他是早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,所以并没有十分的痛苦,有的只是替他们高兴,青竹和几名手下也都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