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47章 李代桃僵

作品:《暖君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会试放榜没几天,进了四月,殿试之后,宣德门外放出金榜。

    整个京城顿时锣鼓喧天。

    王家三爷王航点了探花,谢艾点了传胪,李清宁虽然还是吊了车尾,好歹也列在二甲之了,曹茗和霍灿也在二甲,当然排名在李清宁前面很远。

    桃浓资助的那位山西书生乔明书,也高二甲。

    李苒打点了几份礼物,分别送出去,又和王舲、谢沛她们起,看了新科进士簪花游街的盛况。

    真是场举城轰动的大喜事大热闹。

    隔了两天,午后,李苒正和黄嬷嬷在后园看新修出来的片假山竹林,周娥连走带跑,头冲进来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了!”周娥额头全是汗,神情仓皇。

    “谁出事儿了?出什么事了?”李苒后背下子绷直了。

    “桃浓!乔明书,那个蠢货!他请下了旨意,要娶桃浓!”

    最后句要娶桃浓,周娥简直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黄嬷嬷两根眉毛抬的老高,有点儿懞,这是大喜的事儿,怎么能叫出事儿了?

    “桃浓不想嫁?”李苒脱口问道,“桃浓人呢?旨意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在吴嫂子那里,我没让吴嫂子关门,关门太显眼,怕他们找过来。

    乔明书,还有那旨意,在桃浓那个小院里,现在打发人到处找桃浓呢!”

    周娥双手叉腰,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去请桑嬷嬷,快。”

    李苒转身吩咐了蔓菁,又看着黄嬷嬷道:“请王翠去吴嫂子那里,让她跟桃浓说声,别着急,也别出去,在店里等我。跟王翠说,传了话,就守在那里,等我到了再说。

    还有,告诉吴嫂子,和平时样,有人来找,就说桃浓不在。”

    黄嬷嬷知道事急,答应声,连走带跑,亲自去找王翠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,去找王爷,王爷今天在宫里。”李苒叫上周娥,边往外走,边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车,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娥抬脚就要跑,被李苒把拉住,“用不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现在,你身边的,全是人精儿。”

    周娥看着刚才跟着黄嬷嬷跑出去的个丫头,在路口和黄嬷嬷东西之后,搂着裙子跑的飞快。

    说不上来为什么,周娥的心突然定下来,咋了下嘴,背着手跟上李苒。

    “桃浓要跑,找我要银子,说不拘多少,她说她这跑,只怕这辈子都回不来了,我给的这银子有去无回,让我掂量着,照不心疼的数给。”

    周娥心定下来,就有心思说闲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她说,这事得跟你说声,说不定你能有办法,再说,就算拿银子,我也得回来趟。

    唉,你说说,这叫什么事儿?这乔明书是不是傻?你要娶人家,难道不该事先跟人家说声?等人家点了头?

    他怎么敢先请了旨?

    皇上也是,他请旨,他就给了张!”

    “对男人来说,肯娶你就是天大的脸面,何况乔明书这样的新科进士,桃浓又是那样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大约觉得,桃浓要高兴的晕过去了,说不定还是带着太医去的呢。”

    李苒声调冷冷。

    周娥哎了声,走出两步,猛啐了口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!这事儿我也遇到过。

    好些年前了,那时候我才三十多岁,有回,募兵回去的路上,收到高全义的求援,就去救下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高全义就是个千夫长,年青倒是比我年青,见了皇上,禀报完军务,竟然当众说为了报我的救命之恩,愿意娶我!

    哈!”

    周娥声哈,接着呸了口。

    “他凭啥娶我?凭他长得比我丑?凭他才是个千夫长,我都做到将军了?凭他那冲锋不行,运筹不行的稀松软蛋样儿?

    我气的脚上去,踹掉了他两颗牙。

    娘的!”

    周娥再呸口。

    “高全义现在还活着?”李苒看了眼周娥。

    “活着,在霍帅军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我见他回揍回,他打不过我,后来皇上就把他调到霍帅军了。”

    周娥抬着下巴,哼了声。

    李苒瞥了她眼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桑嬷嬷得了信儿,走到半,听说李苒往二门去了,急忙掉头再奔二门,在李苒到二门前几息,赶到了二门里。

    “有个叫乔明书的新科进士,请下了旨意要娶桃浓,现在旨意和人都在桃浓家里。

    桃浓不肯嫁,我现在去找王爷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你去趟,看看情形如何,最好能拖拖压压,总之,你看着办,等我的信儿。”

    李苒只交待清楚起因,至于具体该怎么办,桑嬷嬷比她明白太多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,王妃放心。”

    桑嬷嬷答应了句,往后退了几步,不等李苒上车,就赶紧挑了几个人,出了偏门,急急赶往桃浓那间小院。

    李苒和周娥的车子很快进了东华门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车,进了东华门,周娥小跑进去侍卫房,找到看马的小厮,问了谢泽在景华殿,和李苒起,直奔景华殿。

    周娥在景华殿外的间小矮房里找到石南,石南听说王妃有急事要找王爷,急忙进去,片刻功夫,谢泽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谢泽紧走几步,迎上神情不怎么好的李苒,不等她说话,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桃浓资助了个山西的书生,这事我跟你说过。”

    李苒直奔正题,谢泽点头。

    “叫乔明书,了二甲,刚刚请下了赐婚的旨意,要娶桃浓,桃浓不想嫁。”

    谢泽眉头蹙起,嗯了声,示意旁边间小屋,看向周娥吩咐道:“你陪王妃到屋里等等。”

    李苒嗯了声,跟着周娥往小屋进去,谢泽转身进了景华殿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见谢泽进来,太子扬眉关切道。

    他媳妇这么着急找到这里,这事儿肯定不能小了。

    “新科进士里,有个叫乔明书的山西人,受桃浓资助,得以赴考春闱,应该是在刚刚的赏宴上,从皇上那里请下了旨意,要娶桃浓。”

    谢泽三言两语,太子听的两根眉毛扬得高高的,“旨意颁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桃浓不嫁?”

    太子明了的看着谢泽,不等谢泽点头,就啪的巴掌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说过多少回!如今不是当年,不能再前面说话后头摆手!否则,朝廷威严何在?

    他怎么就记不住呢?”

    太子啪啪拍着桌子。谢泽垂眼看着他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桃浓什么货?他难道不知道?他没让人问过桃浓,怎么敢下了这指婚的旨意?昏了头了!”

    太子气的气都粗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全怪皇上,还不知道乔明书是怎么跟皇上说的,要是说他和桃浓情投意合……”

    谢泽眼皮微垂。

    “那他就该这么偏听偏信?桃浓是什么样的货色,他不知道?

    “得赶紧弥补回来。”谢泽看着太子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弥补……这怎么弥补?他把年纪,皇帝也当了十几年了,怎么这是这么顾头不顾尾?”

    太子气的两只手起捶桌子。

    “另外给乔明书找个,换张圣旨。”谢泽的主意简洁明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太子正要捶下去的手顿住,眼珠转过去,再转过来,微微眯起,片刻,眼睛舒开。

    “你有合适的人选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太子两根手指捏着下巴,再次眯起眼,片刻,看向谢泽,眯眼笑道:

    “柳翰林那个侄女儿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好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她了。

    来人!拟旨!

    你先打发个人过去,跟柳翰林说声:新科进士乔明书偶然间见了他那个侄女儿面,见钟情,想要上门求亲。

    他要是觉得好,那就喜上添喜,皇上愿意出面做这个媒人。

    我找人去替换旨意,让他们立刻赶去柳翰林府上。

    阿爹那儿……我去找阿娘,让阿娘找他!”

    太子错着牙。

    谢泽点头应了,转身出来,先叫过石南,吩咐他亲自走趟柳翰林府上。

    再往那间小屋,和李苒微笑道:”没事了,赐婚这事是有,不过另有其人,不是桃浓,桃浓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……”周娥脱口而出的不可能,最后个能字,被谢泽直刺过来的目光,硬生生捅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苒松了口气,往前步,靠近谢泽,额头在他胸前抵了下,退后步,从谢泽身边挤出去,路小跑往外。

    周娥可不敢象李苒那样,从谢泽身边硬挤出去,只好点着外面,脸干笑。

    谢泽根本没看周娥,目光随着李苒转过去,看了会儿,才踏出小屋门。

    周娥舒了口气,赶紧冲出门,连走带跑追上李苒。

    李苒和周娥出东华门上了车,直奔吴嫂子那里。

    两人刚在角门外下了车,角门就从里面拉开条缝,门缝里露出喜姐儿半张脸,两只眼睛不看李苒和周娥,转个不停的看四周。

    见李苒和周娥走近,喜姐儿拉开门让进两人,飞快的探头出去,飞快的左右看了看,咣的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银子拿来了?不用多,有个几十两就行,我能花也能省。”

    桃浓藏在屋角,等喜姐儿关了门,步窜出来,冲周娥和李苒伸着手。

    李苒打量着桃浓。

    桃浓已经换了身重厚粗旧的老棉袄老棉裤,以及老棉鞋,头发抓的很乱,脸上抹着黑灰。

    “你这身打扮,还挺耐看。”

    周娥上上下下打量着桃浓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了,我去问了,好象说是你听错了,赐婚是赐婚了,不过不是你,先别急,等等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苒看着桃浓,想笑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桃浓呆滞了片刻,伸出的手往上扬起,哈了声,“错了?那等等!你进宫了?”

    桃浓手指灵活的转了几圈。

    “嗯,等会儿,看看再说。”李苒冲桃浓眨了下眼。

    “喜姐儿,你去前面看着,让你阿娘过来沏壶茶,渴死我了!”

    周娥拧了拧脖子,她被桃浓叫过来时通赶,再回到荣安王府再通紧赶,再到宫里,跑的不知道出了多少身汗,嘴巴干的发黏,衣服也湿了好几层,实在难受。

    三个人坐下,慢慢喝完壶茶,有人敲了敲角门,声音不高的喊了声:“王妃。”

    吴嫂子跃而起,开了门。

    刚才跟着往东华门的跟出门婆子进来,走到李苒面前,垂手禀报:“回王妃,听说新科进士乔明书高之前,对柳翰林府上位姑娘见钟情,皇上问了柳翰林的意思,赐了婚,大喜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随着婆子的话,桃浓的眼睛点点瞪大,等听到最后句大喜的事儿,猛的呃了声。

    “柳翰林府上?哪位姑娘?”周娥两根眉毛抬的额头深纹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柳翰林的侄女儿,柳二娘子。”婆子脸上表情丝儿不变,垂手恭敬答话。

    这回,周娥的眼睛也瞪大了,片刻,也响亮的呃了声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,我再说会儿话。”李苒松了口气,看着婆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婆子笑应了,垂手退出,在外面等李苒。

    “这位柳二娘子有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李苒拖着声音,从桃浓看向周娥。

    “和乔进士,也算年纪相当。”周娥脸干笑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洗把脸,再换换衣服。”桃浓先唉了声,转身往屋里冲。

    “比乔明书大?乔明书多大了?”

    李苒听出周娥话里的不对,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乔明书,没问过,瞧着三十左右吧,柳二娘子今年三十九。

    你别这么看我。

    柳二娘子没什么不好。之所以到现在没嫁,听说,最早是因为她心意要嫁个才子,至少是个进士,同进士都不行。

    十几二十年前,兵荒马乱的,哪有什么进士。

    后来,等春闱开考的时候,头科,稀稀拉拉几十个人考春闱,录了好象二十来个,没有没成家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,柳二娘子已经二十四五了,无论如何不肯做填房,定要结个元配夫妻。

    又要进士,又要元配,春闱也考了几科了,个合适的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总算有了,难得还是见钟情!”

    李苒呆了片刻,唉了声,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桃浓换了衣服出来,让吴嫂子拿出酒,又炒了几样下酒菜,句没提乔明书,只说着从前经过见过的趣事儿,如何如何,喝到大醉。

    周娥没让她回去,让吴嫂子照顾歇在了厢房,出来和李苒起回去荣安王府。

    谢泽回来的平时早很多。

    李苒刚刚沐浴出来,换了衣服,谢泽到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李苒还有些润湿的头发,谢泽低下头,凑近闻了闻,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酒味?”李苒忙揪了缕头发仔细闻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这会着沐浴,想着你该是喝了酒,桃浓还好?”

    谢泽从李苒手里拿过那缕头发,抿到耳后。

    “大致还好。”李苒想叹气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桃浓只能是大致还好。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嫁给乔明书的,她不会嫁给任何人,就象周娥样。

    可她对乔明书,是有份真情谊的。

    她希望乔明书能生顺遂,以后娶个他喜欢的妻子,夫妻和美。她希望他幸福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份旨意,把他和柳二娘子绑死在起。

    那位年近四十的柳二娘子,再怎么想,都不会是良配。

    桃浓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乔明书能和柳家攀亲,已经是他的福份了。”

    谢泽拉着李苒坐到炕上。

    “我让西青去问了乔明书,他考取功名之后,要娶桃浓这事,和桃浓说过没有?桃浓怎么答的?要请旨赐婚这事,问过桃浓没有?桃浓答应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苒看着谢泽,谢泽迎着李苒的目光,嘴角往下扯了扯。

    “他没答西青的问话。西青说他嘴抿成线,不答话,也不看西青。

    他或许和桃浓说过,诸如恩重如山,必不负她,娶她为妻之类。

    可桃浓和周娥,都不是寻常女子,不是寻常人。

    她要是肯嫁人,轮不着乔明书来娶。

    乔明书要娶桃浓,也不定全是为了报恩。

    桃浓和你交好,和周娥莫逆,皇上和太子对她青眼有加,天下人视她为奇女子。

    哼!”

    谢泽声哼里,透着丝丝冷意。

    李苒低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太子已经点了他外放县令,个小县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他好。

    他和皇上请旨时,玩了花招,借着皇上多喝了几杯酒,含糊其词。

    皇上这会儿在骆娘娘宫里练字呢,只怕得好好练上几天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谢泽脸上带丝说不清什么意味的笑。

    “皇上得有好几年没练过字了。不把乔明书打发出去……

    皇上代枭雄,可不算大度。”

    李苒呆了片刻,唉了声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了。

    今天议了天军务,太子的意思,想让我总督南方战事,让我带上你起去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李苒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谢泽失笑出声,伸手揽过李苒,边笑边在她鼻尖上按了下。

    “是去打仗。你该姓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为了打仗,是因为跟你在起。什么时候走?要打多久?”

    李苒抬手按在谢泽胸前,仰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钦天监在卜吉日,很快就要启程。

    不管哪战,都是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可真打起来,就得定下心,照着年两年,三年五年,十年年来打,甚至是准备着直打下去。

    心急,就会有纰漏,极易酿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“嗯,周娥去吗?”

    “周娥跟在你身边,她年纪大了,旧伤极多,不宜再上阵拼杀。

    明天你打发王翠和沈麦往京畿大营走趟,让她和安孝明说声,让安孝明从他带来的人间,挑些女将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苒点头应了,片刻,深吸了口气,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竟然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。好象她不是跟着谢泽当个家属,而是真的要再上战场般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