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2章 剑与鞘

作品:《汉阙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“从长安过来这么多置所,还是悬泉置的饭菜好啊。”

    在悬泉置吃完夕食,孙十万满足地打了个饱嗝,虽然他们只是普通吏士,但悬泉置还是提供了烤制的马肉,以及大釜羊杂汤。

    下着热气腾腾的黍饭吃下肚,只感觉股热气从胃里向四肢扩散,初春的寒意顿消。

    只是用箩筐里盛放的烤馕,孙十万却块没碰。

    孙十万在回长安的路上,被傅介子要求试吃烤馕,看能不能像任弘说的那样月余不坏,可给他吃伤了。

    第天是香喷喷的烤馕,^_^。

    然后是隔夜的烤馕,¬_¬。

    隔两夜的烤馕, ̄^ ̄。

    隔个月的烤馕,╥﹏╥!

    孙十万最初几日还能大口咀嚼,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,到最后几天已是味同嚼蜡,得拼命喝水冲下喉咙,甚至恨不得这玩意早点坏掉。

    最终使节团证明,烤馕的确是完美的干粮,既然能让人从敦煌吃到长安,那从玉门关吃到大宛也没啥问题,加上材料便宜,携带方便,傅介子遂请求此番出使西域,多烤制些带上。

    但孙十万个人却为集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对这种食物彻底无爱,不管使节团其他人怎么劝,说悬泉置的馕比半年前口味更多,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幸好孙十万并非孤独,使节团,和他样对烤馕无爱的还有人,那就是会稽来的材官郑吉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也吃不惯?”

    卢九舌见郑吉只随便啃了半个馕,黍饭粟饭也不怎么吃,尽在那喝汤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郑吉长得矮小,西汉历史上的首任西域大都护,此时却是使节团吏最年轻的人,他笑道:

    “我倒不是不喜此物,只是有些想念稻饭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顿时引来使团吏士们阵鄙视:“果然是吴越之人!饭稻羹鱼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粒食的王者是粟,其次是黍、稷。稻米多种于淮河以南,在原属于非主流食物,而南方人的饮食习惯,常受原人地域歧视。

    但郑吉在会稽郡长大,稻米饭吃惯了,在长安还能偶尔来两顿,可这西北边塞,清色的粟麦,没人种稻,所以郑吉每顿都吃得很凑合。

    饮食习惯是根深蒂固的,就像饮料好喝却不能当成水,旦肠胃习惯了类主食,便会对其他产生排斥。

    但郑吉很清楚,比起接下来,将在大漠异域遭遇的凶险和折磨,这点饮食上的不适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还要赶好几十里路呢,不吃饱可不行,他逼自己拿起半块馕,暗暗打气道:

    “别说是馕,就算是我吃了就会上吐下泻的酪,到了绝境里,我也得甘之若饴才行!”

    酒足饭饱,眼看就要再度上路,悬泉置的厨啬夫夏丁卯拿着装衣物的无囊,以及个老大的麻袋来,请孙十万他们带去交给任弘。

    “君子作为假吏,冬天都在河仓城督造馕坑,烤制干粮,本来上头是想调我去协助,君子怕我老迈受不了边塞的苦,就让厨佐罗小狗代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腊祭之后就没回来过了,当时置所里杀了羊,如今肉脯晒得差不多了,还望孙伍佰帮忙捎去。”

    夏丁卯为未能再见任弘面颇为遗憾,他之前托徐奉德在周围乡里寻了几乎人家的闺女,想让任弘赶在西出前成婚,给任氏留个种以防万。因任弘远在河仓城,这件事只能告吹。

    “肉脯?”

    老孙眼睛亮,接过后发觉好重,怕是有四十多斤,便戏言道:“夏翁就不怕吾等偷吃?”

    卢九舌在旁笑道:“你敢偷吃,任弘可是管吾等粮草的,你就不怕出了玉门候,他只给你吃馕?“

    吏士们的嬉笑打闹,在傅介子走出悬泉置时止住了,傅介子仍持节而行,徐奉德在旁相送,朝傅介子拱手道:

    “去年督邮、功曹给敦煌九座置所定优劣,悬泉置因庖厨做了手好菜,颇得往来吏卒使者赞扬,但督邮还是决定给敦煌置第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傅公为悬泉置和任弘报功,朝廷及时下诏嘉奖,我悬泉置恐怕在上计时,还得不了最!”

    傅介子道:“汝等尽其本分,想的是如何让奔波劳碌的使者吏士吃好吃饱,如归其家,得最是应当的,若敦煌所有置所都能和悬泉置样,吏士们也能更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走出置所,傅介子回头看着这给旅人带来温暖的小驿,笑道:“不知下回吃到悬泉置的鸡,会是何月何日呢?”

    这次西行,使命比上次更重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,他们随时会陷入险境,傅介子甚至做好去不返,手下众人全部覆灭的准备了!

    即便如此凶险,还是要迈出脚步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为了封侯拜将,青史留名的梦想。

    也因为,有人做守护帝国安稳的盾牌,就得有人做锐意出击的利剑!

    傅介子以为,自己便是那把剑。

    博望侯虽死去多年,但他的事业,得有人来继承,不可人亡政息。

    傅介子大氅飘飘,登上轺车,旌节前指,向着西方。

    徐奉德、夏丁卯等人在道旁相送,朝傅介子和他手的汉节长拜,他们则像极了静静等待利剑归来的木鞘:

    “不管傅公何日归来,悬泉置三十七名吏、卒,永远在此等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悬泉置西去,傅介子的使团先经过了敦煌郡府。

    傅介子与敦煌太守碰面,传达央精神,密谈了夜。次日沿着丝路向西北行,绕过还结着冰的哈拉齐湖,往河仓城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从离开悬泉置后,郑吉就在听孙十万、卢九舌他们说起任弘此人事迹,听说傅公对此子十分看重,甚至赠了匹西域好马,又举荐他做燧长,如今更征辟为假吏……

    卢九舌绘声绘色地说道:“悬泉置的吕多黍告诉我,任弘做燧长期间,破获了起奸阑出物的大案。又遇到匈奴滋扰,以区区五人力敌两千胡虏,最终竟守住了破虏燧,还砍了七颗匈奴首级,杀死名百骑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人顶住了两千的围攻?”

    郑吉十分惊讶,觉得是卢九舌夸张了,虽然汉军装备精良,军常有汉当三胡的说法,但五人对两千,太过悬殊。

    同时他对任弘此人,也越发好奇,能献馕,武能守燧,绝非凡俗人物啊。

    “反正,你很快就要见着人了,是真是假,到时候问便知。”

    卢九舌指着前面道:“那应该就是河仓城了!”

    众人远远望去,果然看见疏勒河南岸的凹地上,有座规模不小的土坞堡。

    坞堡西边百步外是座大湖,同样结冰未全化开,湖边胡杨落了叶,红柳也蔫蔫的,显得有些寂寥。但兵卒、马车却往来不息,将敦煌郡的粮食运到河仓城囤积,或继而运往各烽燧发放。

    河仓城东南距敦煌城百二十汉里,西距玉门关三十汉里,这里自然条件很好,夏秋水草丰茂,又有长城保护,所以常作为使节团和大军西出玉门前,补充干粮、衣甲的最后站。

    任弘和骑吏奚充国等先行抵达,来做出塞准备的十余人,就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周围高地上建有数座烽燧,老早就发现了使团,等傅介子派人过去表明身份,验明符节后,守河仓城的候长前来迎接,同来的还有奚充国、任弘。

    “下吏任弘,拜见傅公!”

    任弘朝傅介子行礼,他今日穿着身皂色吏服,外面套着身皮甲,头上则戴武吏的赤帻,腰带环刀,显得十分英武。

    尤其是左脸上那小道被箭矢划过留下的疤,更如同战斗的勋章,让人觉得,他与半年前那个在悬泉置夸夸其谈的小吏,精气神完全不同了……

    “瞧啊。”

    傅介子自然也听说了任弘做燧长期间的“光荣事迹”,更坚定自己没看错人,见他这般模样,便指着任弘对副使吴宗年道: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来着,这孺子做了几个月燧长,经历了生死后,果然将块石头,炼成了铁。”

    又对任弘肃然道:“昔日你我在贰师泉做了约定,既然你守住了烽燧,幸而未死,那我也说到做到。往后,你也是使团吏士员了!”

    “只是到了西域,还有数不尽的险阻困苦,任弘,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任弘抬首笑道:

    “不悔,光成了铁还不够,下吏只希望去西域趟后,能如傅公麾下的众吏士般,进步百炼成钢!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么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傅介子说着看向任弘身后同来的两人,个年轻些,圆脸杏眼似胡人,背着角弓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另人四旬左右,膀大腰粗满脸胡须,虎目瞪人欲噬。

    “奚充国去信说,在敦煌募到了可靠的勇士?便是这二人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任弘介绍道:“此乃赵汉儿,字归汉。”

    又指着另人:“这是韩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字飞龙!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