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9章 太扎心了

作品:《大唐第一女相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    只加千就想跟他抢画册?

    男子露出鄙夷的神色,又掏了十两黄金砸在柜台上:“我出二十两黄金买那本画册。”

    二十两黄金?

    众人惊呆了。

    苏亶望着男子,火冒三丈,这厮莫不是故意的?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男子淡淡地瞟了苏亶眼,漠然说道:“我管你是谁,总之,这本画册,价高者得,你想要尽管出价。”

    刻意停顿了下,男子语气变得狂傲:“不过,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,因为无论你出多少钱,我出的价都会比你高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苏亶气急败坏,朝护卫招了下手。

    护卫立即送上钱袋子。

    苏亶将钱袋子砸柜台上,豪气地喊道:“我出三十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两黄金。”男子紧跟其后,又掏出了黄金。

    “五十两。”

    “六十两......”

    李德謇两兄弟看得瞠目结舌,本画册而已,他们至于出这么多钱吗?

    “兄长,他们出门怎么带这么多黄金?”

    “可能......他们家只有黄金,没有铜钱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李德奖羡慕地看着柜台上的黄金,心里琢磨着,他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么多黄金啊?

    竞价到后面,苏亶没钱了,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加价。

    李德謇见状,朝着苏亶走过去:“哟,这不是房国公的孙子吗?”

    “是你?”苏亶看见李德謇,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李德謇满脸笑容,很是热情:“没想到苏二郎如今变得雅趣多了,竟然也喜欢看画册?

    “不过,以房国公府的财力,区区本画册,还是能拿下的。

    “苏二郎,是吧?”

    刚才苏亶想要仗着身份逼迫男子让步,这会儿被李德謇说出身份,苏亶就有点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这会儿要是不买下画册,他的脸可就丢大了,何况,他原本就是来买画册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亶掌拍在柜台上:“百五十两,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黄金,掌柜的,稍后你派人去房国公府取钱。”

    李掌柜喜笑颜开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男子正想继续加价,突然听到声咳嗽声,动作顿了下。

    王庾循声看去,见是右十,脑海闪过个念头,也跟着咳了声。

    男子看了过来,只见人群,没看见王庾,但右十悄悄地做了个手势,他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既然苏二郎这么想要画册,那我就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男子转身离开了铺子。

    李德謇笑嘻嘻地看着苏亶:“恭喜苏二郎获得陛下御笔批改的画册。”

    “我买到画册,你这么高兴干什么?”苏亶有点莫名其妙,他和李德謇在晋阳打过架,关系并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你我毕竟是老相识,你得偿所愿,我当然替你高兴啊。”李德謇依然保持着热情的笑容。

    当然高兴了,价钱越高,他得到的分成就越多。

    旁的看客听到他们的对话,纷纷在心猜测李德謇的身份。

    时闻社里的小伙计居然跟房国公府的小郎君是老相识,看来,时闻社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苏亶买到画册,心满意足地走了,而李德謇两兄弟继续向顾客介绍铺子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庾吩咐王康达:“你派人去打探下,苏亶买画册用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康达离开了铺子。

    等到人群散去,书架已经空了大半,李德謇笑得双眼眯成了缝。

    “哎,十兄弟,你们怎么干站着,也不去招呼下客人?”

    右十神色淡然:“我们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他们来这里都是为了完成主子的任务,跑腿的活自然要干,但没必要这么积极地揽客。

    李德謇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太扎心了。

    可谁叫他没钱呢?

    “呐,这是你们今天的工钱。”王庾递给李德謇个钱袋子。

    摸着鼓鼓囊囊的钱袋子,李德謇心的郁闷扫而光,往角落跑去。

    李德奖跟了过去:“兄长,还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别吵,先让我数数,等回家我会分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德謇迫不及待地打开钱袋子,数了起来:“、二、三......”

    其他人笑呵呵地看着。

    李掌柜对王庾说:“公主,他们只是跑跑腿,您既给了他们工钱,还给他们分成,这样我们赚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能赚就行。”

    王庾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,“何况他们两只是书院放假的时候才来跑跑腿,不是每天都来,花销不大,不必在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庾朝着李德謇走去。

    “千五百五十,千五百五十九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没数完?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小庾儿,你吓死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背后突然传来声音,把正在专心数钱的两兄弟吓了跳。

    王庾笑吟吟地看着李德謇,问道:“怎么样?这样赚钱是不是比赌钱更充实?更让人安心?”

    闻言,李德謇下意识地点头:“确实安心不少。”

    至少不用担心还债的问题,也没有输赢的计较,因为他只有进账的份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去赌钱吗?”王庾问。

    李德謇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:“不赌了,幸好上次的事情没有传到我阿娘的耳,否则我小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没有告状。”李德奖抢着说,目光似有似无地瞟向书案上的铜钱:“兄长,我帮你保守了这么大的秘密,你应该给我封口费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工钱,你要多分点给我。”

    李德謇:“......”

    下刻,李德謇巴掌挥在李德奖的屁股上:“臭小子,三天不打你,你还学会上房揭瓦了?居然敢向你兄长敲竹杠?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好痛......”

    见李德謇扬起手又要打他,李德奖立即叫道:“不要打我,我收回刚才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李德謇收回手,将钱扒拉进钱袋子。

    王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李德謇,你就只会欺负自己的兄弟,有本事练好武功,把上次的仇报回来。”

    提起上次的事,李德謇下意识身体瑟缩:“不,不去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还担心我们在赌坊闹了场,他们会来报复我,结果过去这么久了,他们既没来书院找我,也没去我家找我。

    “他们人多势众,不来找我麻烦,我就谢天谢地了,你还让我去找他们麻烦?

    “不,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再说了,他理亏啊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德謇突然问道:“奇怪,你不是说他们引我上钩是冲着我父亲去的吗?怎么我们闹了场后,他们反而没动静了?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