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62章 大片大片的功德

作品:《世子在线求生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池锦龄感觉心上那层阴霾都散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是有什么不同吗?”陆封安抚着肚子状似无意问道。

    池锦龄听着院内妇人的摇篮曲认真道:“你是战神,在战场上屠杀了太多性命。我曾听人说,手沾有太多鲜血之人子嗣极为艰难,孕育子嗣很不容易。这个,你听说过的吧?”

    陆封安:老子果然太单纯啊!

    真是信了你的邪!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这得怨我了?”陆封安眉头轻佻,你这脸还挺大啊,要不是那圣女来说过她的子嗣极其艰难,只怕今儿就信了她的邪。

    女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

    真是骗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媳妇,我还能骗你不成?这孩子得来不易,这可是上天赐下来的宝贝呢。你要好好珍惜,毕竟以你手上的鲜血算起来,你这辈子得孤独终老娶不到媳妇也生不出子嗣的。”

    池锦龄大言不惭,脸皮贼厚啊。

    这会院门口个挑着担子的货郎回来了,似乎站在院内散了身的寒气,才从衣兜里掏出珍视万分的小铃铛。

    那小玲铛摇的叮当作响,孩子的笑声恍若银铃。

    “只希望池娉袅莫要害了这两个孩子。她若是知趣,好好呆着,这两个孩子就能健康长大。”‘陆夫人’眉头轻蹙。

    当初池娉袅也曾对他起过心思的,不过自己没看上罢了。

    那女人看着就心术不正,眼神飘忽,时不时像自己眨个眼,像是眼睛抽筋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她啊,最是自私不过的人了。”‘太子’右手放在身后,左手放于身前。

    蹲下身子,随手捡了几块碎石子。

    然后手指弹,便将那石子弹于小宅子四个角落。

    ‘陆夫人’眼睁睁看着那小宅子上空,突的冒出股玄妙的气息来。好似这宅子被人用透明罩子,罩住了般。

    震惊的揉了揉眼睛,那透明光罩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‘陆夫人’面上平淡无波,心下却是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你,你扔了什么?”压着心底的震惊。

    ‘太子’却是拍了拍手上的灰:“怕硌了你的脚,待会摔着了。你瞧,地上都平平整整的了。”

    那无辜毫无破绽的睁眼说瞎话的语气,让他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“酥柔啊,去城东给我买些白糖蒸糕来,要桂花味儿的。”酥柔从巷子里走出来回了话,没有丝毫诧异的走了。

    他心想,这光罩看来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的。

    圣女说的话,让他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只是面前这女人,到底瞒了他多少事儿!!

    陆封安以为自己就是秘密极多的了,没想到对方只怕还有个会颠覆他想象的大秘密。

    心慌,气短。

    总觉得媳妇是大佬,而且大佬小号正在重练。

    “等回去城外看看吧,听说南面发了大水,陛下还在赈灾。但灾民依然涌向了京城,先去看看流民可有遣散。”‘陆夫人’说完,太子便让人转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今年恐怕要雪灾了。”‘太子’坐在马车窗边,看着窗外努力生活的百姓,表情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身旁的女子紧抿着唇,他很想问问,你是否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“名下能够动用的银钱都先屯粮吧,到时候只怕有人会哄抬物价,动摇国本。”‘陆夫人’也没问你为何会知道,只凝声说了这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城门口,才发现往日里城门大开,如今却是严防死守。

    便是没出城,都能感觉到城外的阵阵求救声,求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开门?陛下不是说了,要疏不是堵,将流民关在城外,只会激起民愤!”

    太子下了马车,那守卫本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但瞧见身后马车陆字标记,又连忙严肃了脸色。

    面前这位,只怕就是当今,唯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属下也不好办啊。当日陛下开了口,四个城门开放了日。这京城犯罪率便高了好几倍!天犯下了近七天的量!这出了事,属下也担当不起啊!”

    “各方压力下来,属下也只能将人挡在城外了。”

    且如今新帝登基在即,若是有人浑水摸鱼进来,只怕更是艰难。

    这哪里容得下有半点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“胡闹,放了流民进来不安置,像什么话!”饶是太子都有些发怒。

    这冬天马上到来,如今外面流民众多,等雪下来,便是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死的人多,瘟疫也就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这都是人命。

    她不是什么善人,但在明知道即将发生灾难,却又处在这个位置,许多事做出来便能直接救人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拿我的牌子,去筹钱。先将流民安置妥当,就城市外建造安置营,以最快的速度建造安置营!”‘太子’取了腰间令牌交给暗卫。

    “钱不够用私库凑,没钱了找国库还钱。记得打欠条。回头找他要账。”‘陆夫人’挺着肚子大声道。

    ‘太子’嘴角轻微的抽搐了下。

    真是难为你了,竟然还记得打欠条。

    “公是公,私是私。这借了还是该还的,况且我现在还没上位,那这钱只能算是借的。”将来父皇要走了,可得将私库拿过来补他的银钱。

    “况且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,大家归大家,小家归小家。不能混为谈!欠条别忘了开,你们这些人啊,点都不知道多想想。”‘陆夫人’脸的鼻翼。

    ‘太子’闷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这安置营若是有人滥竽充数,定斩不饶。拿了本宫宝剑去,斩的人头算本宫头上!这安置营定要经得住风雪,若是风雪塌了宅院,都要追究责任!”‘太子’语气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南面大水患,多少人流离失所。

    此刻贪污都是拿人命当儿戏。

    至于钱嘛,皇帝修万寿台劳民伤财,早已惹得民间怨声载道,如今国库只怕空虚。

    便是陆家私库能顶上阵,但这大元朝若是各地都要修建,只怕这钱是远远不够的……

    钱哪儿来呢?

    ‘太子’默默看向了远处对着她抛媚眼儿的女子。

    天边,缕金光缓缓进入‘陆夫人’肚腹之间,隐匿其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真舒服啊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舒坦了。

    孕夫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