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三章

作品:《吸血鬼的暗黑童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我看见那木拉汗王的时候,他也看见了站在楼梯央的我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越过了人群,直直投射进我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夕远眸光沉,往前步,挡在了我们间。

    我不禁吓了跳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布了结界吗?他们怎么好像都能看见我们?”我皱眉对着玄悦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把结界撤了啊……”玄悦慢悠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撤了!”我瞪了她眼,“你也不跟我提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!忘了!”玄悦说道,“你的魅力不小啊!小月儿!连那木拉汗王都对你动心了!”

    我原本还理直气壮地扶着楼梯扶手,现在突然有点泄了气了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胡说道!让夕远误会就不好了!”我的脸有些微微发烫,低声说道,“我和那木拉汗王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玄悦转头看着我,笑着说道,“瞧把你吓的……我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夕远吃飞醋的样子。

    什么塌了的床啊、地上的坑啊……

    我的天啊!我怎么会想这么多乱七糟的东西!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侧过身子,绕过夕远向我和玄悦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我顿时呆若木鸡,不知道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月儿,人家向你打招呼呢!”玄悦伸手肘轻轻拱了拱我,说道,“你发个什么呆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……”

    我身子僵硬,勉强笑了笑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玄悦趁我不备,拉着我的手,把我带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夕琛皱眉说道,“我不是说了,让你在楼上等我吗?”

    玄悦甜甜笑,走到了夕琛的身旁,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,娇声说道:“我想陪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咦……

    我在心里暗暗惊叹声,这软萌,无人能敌啊……

    夕琛的冰山脸差点没有绷住,他正了正嗓子,才很没有威仪地说道:“胡闹!”

    我忍住笑走到了夕远的身旁。

    夕远瞪了我眼,但还是牵起了我的手,将我揽住宣誓主权。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直勾勾地看着我,毫不掩饰目光的灼热。

    “吉月姑娘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,这让我很是欣慰。”那木拉汗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人,我自然会把她照顾好,有劳先生费心了!”夕远沉声说道,“至于你刚刚提到的事情,我们还是去厢房详谈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和玄悦终究还是被哄回了楼上,但是,这点都不影响我们听墙根。

    我们在楼上的个雅间坐下喝茶。

    玄悦施法,我们听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原来,那木拉汗王这次是秘密来原和老王爷见面的。

    如今那木拉汗王已经将西域大半的版图,纳入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也彻底放弃了,逐鹿原的雄图大业。

    他这次过来是想谋求与清政府的合作。

    如今原大局已定,那木拉汗王便彻底放下了他以前那些冒险又添加业障的念想。

    为了保方百姓平安,他愿意作将自己的王国归为清朝的属国,年年进贡岁岁称臣。

    但是,清政府也须得助他平定西域。

    “他真是个野心勃勃的国王!”玄悦收起了法术,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你家的亲戚呢!”我说道,“你们不打算帮帮他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降临到这个凡世间,都有着他们自己的使命!”玄悦说道,“他的路,必须由他自己走下去!成与不成,也得看他自己的造化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你就是不帮他咯”

    “你心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话说那个老王爷才三十多岁点也不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那个老王爷确实不老,只不过他深得太后的器重,大家对他也多了份尊敬。”

    “哇!那他岂不是人之上,万人之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咯……不对,当今朝还有个多尔衮,这关我们什么事……呵呵,你倒是挺能扯开话题的!”

    “那木拉汗王过来就是闲聊的吗?”

    玄悦白了我眼:“明知故问!他还是想来看看你,我估计昨儿晚上,他已经察觉到你的踪迹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其实我在西域的时候,他还是很照顾我的……我们真没有什么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我真是受不了你,你不用老是解释吧!”

    “夕远他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夕琛和夕远的脚步声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房门被守在门外的丫头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聊什么小秘密?”夕琛眼神凌厉地扫了我们眼,率先开口说道,“我居然个字都听不到。小悦,你布了结界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哼!不告诉你!”玄悦噘嘴说道,“女儿家家的小秘密!”

    夕琛的嘴角微微勾起:“你安排丫头收拾收拾,我们准备回庄子了!”

    “月儿,我们走。”夕远走过来拉着我回了房。

    回房了以后,夕远和我并肩坐在了罗汉榻上,酸溜溜地说有事情要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那木拉汗王过来,还真是特地跑来看我的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打算对夕远隐藏自己此行的意图。

    另外,他也猜到了我们想对付亲王府的那只狐妖侧福晋。

    因此他还带来了关于亲王府那只狐妖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原本的侧福晋已经死了!”夕远说道,“这只狐妖不简单,它修炼邪法让自己的魂魄得以脱离肉身,随后他便开始寻找容器,噬魂夺舍。”

    夕远的话,让我周身都渗出寒意。

    “太残忍了!它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我不禁问道,“好好修行不也样能获得人身吗?”

    “不样!”夕远说道,“修炼这样的邪法,能够让妖物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人身。你看它现在不就摇身变,成了王爷府最得宠的侧福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它这样滥杀无辜,即使修成了人形,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我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夕远满眼温柔地看着我,隔着小茶几,伸出修长刚劲的手指,轻轻点了点我的眉头,抚平了我皱起的眉头。

    他轻声说道:“这世上会走火入魔的物事,即有人也有妖怪,甚至深山老林里的块小石头都有可能成为精怪。这世间万物皆有各自的机缘。有些走了正道,有些急功近利的便去了邪魔外道。命理和运数就像张大,与冥冥之将这世上的切都包罗到了里面。”

    我听得津津有味,有些崇拜地看着夕远,随即我有些失落地说道:“你好像什么都懂,而我,我什么都不懂。玄悦也懂得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夕远笑着轻拍自己的大腿,示意我坐过去。

    我嘟了嘟嘴,挪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手搂紧了我的腰,手抱住了我的双大腿,把我抱了起来,让我侧坐在了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我很自然地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夕远在我的脸颊上印上吻,说道:“我就喜欢你傻乎乎的样子。有些事情,我懂就行了。你只需要让人伺候着做你的少夫人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……”我噘了噘嘴,说道,“我也要变得什么都懂。我不想做个花瓶!我不管,我不懂的,你都要教我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夕远故作沉思状,突然,他紧紧将我抱紧,起身,朝房间的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我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如,我先好好教教你床第之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救命啊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要……大白天的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要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你在干嘛!你干嘛这样抓着我的手……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……别吵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他“教导”得七荤素,大口地喘着气,句完整的话也说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轻点……”

    也许是我的样子真的很傻。

    夕远笑得肩膀都在微微抖动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东西!”

    他像巨大的浪潮般,汹涌而来,将我淹没,让我深陷其,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这么折腾,又到了天黑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起床了,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他吻了吻我的额头,背对着我起身开始穿衣。

    我用被子裹着未着片缕的身子,瞪眼看着他,抗议道:“我不要学这个!”

    他披着长衫,穿着长裤,转身,露出结实的胸肌。

    看着他那张鬼斧神工的英俊面庞,还有那高大精壮的身躯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晃神,还很不争气地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别以为,用美色就可以让我动摇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很嘴硬的……

    他躬身凑了过来,在我的唇上轻轻咬了口,说道:“我的小妻子,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脸开始发烫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夕远轻笑声,说道:“我来帮你穿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!不要!”

    我这次的态度异常坚决。

    他扬了扬眉,满眼宠溺地看着我,伸手抚了抚我的头顶,柔声说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当我们起出现在客栈门口的时候,发现大家伙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“三弟,”夕琛从马车里探出头来,眼神带着种无奈般的责备,却似又带着丝笑意,“快点!就等你们俩了。怎么这么慢?”

    马车旁边的仆从们个个鼓着腮帮子,表情严肃,他们都要快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闻言,立刻就像做了贼样,低下了头快步走。

    其实我有戴着面纱,可我依旧觉得满身尴尬。

    夕远则是副神在在,云淡风轻的做派。

    他牵着我的手,把我大大方方地拉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我们的队伍整装出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我们又来到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城门口的动静似乎有些大。

    夕远立刻派人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方才这附近死了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头沉。

    因为空气弥漫着股我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玄悦突然美目怒睁:“这个狐妖确实是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