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九章

作品:《吸血鬼的暗黑童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悠游那黑乎乎的小老虎脸都开始愁眉不展了。

    玄悦却脸表情淡淡:“后山的那些凡人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奇怪!我明明记得父亲只是和夕远他们在前院议事,他们怎么会跑去后山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那些成千上万的凡人,父亲才会故意带着大家去后山,把那些凡人引开,”玄悦说道,“只是,我们都没想到这些凡人竟是那个老妖婆带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……墙根……”

    没想到,被父亲大人警告了次以后,玄悦还有那个胆子听墙根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玄悦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父亲怪罪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玄悦冲我眨了眨眼说道,“……沙丸还是很听话的……他悄悄跑来告诉了我,就跟着夕琛上后山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原来如此。只是照着现在的情形,我们还不能轻易离开庄子,父亲他们应该能应付吧?”

    玄悦秀气的眉头蹙:“这些凡人算什么,大不了都杀光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蓝背着可木和凉子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夫人,”阿蓝说道,“老爷和少爷他们回宅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玄悦立刻赶回了宅院。

    议事厅里夕昆镇定自若地端坐在正间。

    我飞奔到了夕远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紧紧抓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后山的情况被控制住了吗?”我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什么事。”夕远说道。

    我没有看到夜十三。

    “娘亲呢?我怎么没看到她?悠游说娘亲和大夫人在后山打得惊天动地,山体都被劈了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亲她没事,”夕远低声说道,“等回了园子我再和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我瞄了眼议事厅里的众人,个个镇定自若,顿时有点糊涂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唱得哪出戏?

    “我们在那些凡人面前暴露了身份,不会惹麻烦吗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!”夕远说道,“母亲大人有些想不开,才故意惹出事端,引来官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岂不是很麻烦?”

    夕远正欲开口回答我的话,却有个人走进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那个人后面还跟着七个丫头和仆从。

    他们全是凡人。

    “娘亲!”玄悦脸惊喜,她立刻走了过去,拉住了那个人的手,“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是我第次见到玄悦的母亲。

    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,张充满异域风情的脸上,美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高挺的鼻梁上方,双明媚的深目,像星辰样。

    原来玄悦的母亲竟是西域人。

    我盯着玄悦的母亲看得出了神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玄悦的母亲和那木拉汗王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仆从们守在了议事厅门口。

    丫头们跟着玄悦的母亲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后山那么“热闹”,这些仆从和丫头却个个从容不迫,非常淡定。

    光是这点就让我对玄悦的母亲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玄悦和她的母亲并肩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玄悦见我盯着她的母亲看得眼睛都不眨,不由得扑哧笑说道:“月儿……你猜对了,我的母亲是那木拉汗王家族嫡亲的祖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这也太……奇妙了!”

    我真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英俊冷酷的面容立刻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总是口个“孤”的称呼自己,显得是那么的孤独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,身边陪着那么多各有心思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以他的智慧,解决那些人和事,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原本我以为那木拉汗王的身边,除了西日阿鸿将军,就没有什么可靠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我总算是放心了,原来,那木拉汗王他还有这么厉害的祖上。

    我觉得完全可以不用担心他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玄悦说罢便笑意盈盈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立刻向玄悦的母亲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!免礼!”

    玄悦的母亲将我扶住了,硬是不让我行礼。

    她笑着端详了我下下,才说道:“这世上还真是无奇不有啊。我之前只是听你说吸血鬼,今天得见,也是长了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玄悦微微蹙眉,嘟嘴说道,“月儿又不是物件,别老盯着人看,多失礼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,”我立刻笑着说道,“方才,我不也是盯着王妃看了好半天嘛……扯平了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夕昆带着夕远和夕琛以及夕宸三兄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立刻跑了过去,向夕昆行礼,随后站到了夕远的身边。

    玄悦则站到了夕琛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迪尼王妃,”夕昆说道,“这次多亏了您出手相助,否则我们只能是连夜弃村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客气了,我只是举手之劳。”迪尼笑着微微颔首说道。

    我悄悄扯了扯夕远的袖口:“娘亲呢?”

    夕远将我的手握住,轻声说道:“迪尼王妃都到了,娘亲应该也在不远的地方了。这次幸好有迪尼王妃出手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夜十三飘飘然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没有点点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十三!”迪尼王妃笑咪咪地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,看起来,都很熟嘛……

    夕远看着我呆愣的表情,不禁轻笑声说道:“我们两家是世交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不然怎么会结亲呢?

    只是,原本惊天动地的危机,就这样解除了,我还是有点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只见迪尼王妃对夜十三说道:“荟嫣她怎么样?她还是那么固执吗?”

    “唉!”夜十三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,“她还是固执己见!”

    迪尼王妃突然显得有些忿忿,她快言快语地说道:“当年明明你才是三媒六聘,要来做大夫人的,她居然半道使手段截胡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眼睛立刻瞪了老大,竖起耳朵来听卦。

    谁知,夜十三立刻冲迪尼王妃使了个眼色,迪尼王妃便没有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居然还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荟嫣还真是好有“胆识”啊……

    得亏荟嫣她是个狼妖,否则在那个年代,个女人的名节,可是比命还重要。

    我保持着呆愣的表情,时竟忘了回避,两位长辈之间的谈话。

    此时玄悦已经由夕琛带着回了他们自己的园子。

    夕宸跑去吩咐管事的,让安排好客房。

    天快要亮了。

    夕远向长辈们行礼之后,便飞快地带着我回了福满园。

    可木也带着凉子回了园子。

    当我走到福满园的门口时,突然想起了那个被我救治的狼妖丫头诺清。

    我向四周看了看,发现她原来直跟在我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只是她始终和我们两个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我把诺清的事情跟夕远简单说了下,夕远转头看了看诺清,微微皱了皱眉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进了园子后,我吩咐园子的大丫头给诺清安排好床位,便嘱咐大家值守的值守,该休息的赶紧休息。

    卧房里床榻之上。

    我突然发现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玄悦的母亲迪尼王妃,按实际年龄来说,应该已经有九百岁了。

    可她,不是个凡人吗?

    “相公,”我软软的靠在夕远的怀里,懒洋洋地说道,“玄悦的母亲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夕远轻轻笑,说道,“傻丫头,你才反应过来。巫者通天达地,玄悦的母亲虽说是个凡人,可她却是凡人里面最接近神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这么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晚上在后山,有没有受伤?”我伸出食指在夕远的胸口,轻轻画着圈圈,“山上的凡人都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夕远结实的胸膛,狠狠地起伏了几下,才轻出了口气说道:“我没事。迪尼王妃布下了迷魂阵。那些凡人只能看到些无关紧要的场景。我们没有暴露身份。天亮了以后,人们便会自己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母亲大人呢?”

    “母亲大人,暂时被迪尼王妃封印在了个阵法里,”夕远微微叹了口气说道,“母亲大人就是执念太深。她如今这般癫狂的状态,还真得被封印起来才行。只是大哥的心里不好受!”

    “嗯,夕琛大哥也确实挺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抬头,头顶正好抵着夕远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顶我的下巴……”

    夕远扯了我把,让我趴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我支起胳膊,瞪眼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他将我把搂住,瞬间,我便和他额头相抵,鼻尖相触,胸贴着胸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要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他吻了吻我,温暖的气息,搅得我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他个翻身将我压在了下面,我沉沦在他低沉醇厚的嗓音里,迷失在他的攻城掠池里。

    燥热的感觉遍布了我全身的每个细胞。

    我们都极力隐忍怕别人听见动静。

    突然他抬手,床帘便自己合上。

    那情形让我时有些分了神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些不满的在我的胸口咬了口:“别分心……”

    我微微喘着气,皱眉看着他,轻声说道:“你害……我……刚刚叫那么大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……”夕远咬了咬我的嘴唇,“这床帘是个宝贝,它只要合上,便是个与外界隔绝的结界……再吵也没有人听得见……妖也听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脸开始发烫。

    好害羞啊……

    我不由自主的把头撇向了床帘,好奇地盯着那不起眼的帘布,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夕远突然来了个大动作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不专心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亲密纠缠,直到又次天黑才告结束。

    我躲在房间里,死活都不肯出门见人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床,塌,了!

    最终,床塌了,这件事情,还是传遍了整个宅子。

    整个宅子都在疯传我们的“恩爱故事”……

    连夕昆和夜十三见了我们俩,都没绷住笑场了。

    夕远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我羞得足足有好几个月都不敢出门,连去给长辈们请安,都是像个逃犯样躲躲藏藏。

    这天,可木来看我们,他很兴奋地调侃着:“你们现在是换铁床了吗?”

    夕远出人意料的没有生气,反而很干脆地说道:“不用床,睡木地板。”

    可木不死心的接着说道:“地板没裂啊……”

    夕远只是象征性地瞪了他眼,居然点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我飞身便是脚,把他给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凉子忍着笑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平静了几个月之后,我们又听到了个消息。

    后山又死了个凡人。

    死者都是男人。

    这是第三个死者了。

    原本,我们都怀疑是荟嫣干的。

    因为以她的本事,把罪行嫁祸给狐妖,那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荟嫣依旧被封印在后山的个山洞结界内。

    她脾气怪异,修为又高,因此她几百年前便是独来独往了。

    何况她现在还有不在场的证据呢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凶手肯定是另有其人了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。

    夕昆坐镇宅院,夕琛带着夕远和夕宸在暗地里调查命案。

    随着调查的深入,我们都很吃惊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凶手,太专业了。

    我们除了很肯定凶手是个胡家庄之外的狐妖之外,对于别的线索无所获。

    直到有天,我们去了趟京城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