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七章

作品:《吸血鬼的暗黑童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我听完夕远的话,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官府的人都在哪里盯着呢?”我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院里里外外被官府布置了不少暗哨。”夕远说道,“他们在哪个方位躲藏,我们都清清楚楚。我已经把他们都催眠了。只是,此次死的是个满人,时半会儿官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我们还是得小心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嗯!那个狐妖凶手是……我们胡家村的?”我靠在他的怀里,环顾四周,轻声说道,“幸好这后院我还没看到什么不对劲的人。”

    夕远说道:“后院毕竟都是女眷,至于凶手具体来自哪里,暂时我们也不好下定论。华夏的妖族都在我们家族的管辖之下。我们家族早在千年之前,便有个规矩,不可伤人,不可杀人……”

    阿布突然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首领,首领!”

    “阿布,怎么了?”我从夕远的腿上跳了下来,笑着对它说道,“瞧你这副魂不守舍的小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是笑容满面的和它说着话,但是心里面却已经升起缕担忧。

    它慌慌张张地飞到了亭子里的长椅上,左顾右盼了会儿,才开口说话:“首领,夫人,不好啦!后山又发现具人类的尸体!”

    夕远的脸色微微变,他低声说道:“官府的人呢?他们有没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官府的人暂时还没有发现,尸首已经被我们处理掉了。老爷让我来通知您,赶紧去前院商议。”

    夕远对我说道:“月儿,你就待在园子里,我随父亲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!你自己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夕远离去的背影,心里已经纠结成团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。

    独自等待最是煎熬。

    我走到马厩,去看阿蓝。

    它自己打开了马厩的门,正在后院里慢悠悠地溜达。

    “阿蓝。”我喊了声。

    阿蓝立刻朝我飞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地抚摸着它的鬃毛,飞身上马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把你闷坏了吧?我们起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阿蓝兴奋地抬起前蹄,背着我小跑了起来,“夫人,您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就载着我在后院溜达溜达吧。”我轻声说道,“别上天啊。官府的人直盯着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我这不出园子还好,出园子便发现后院的里里外外,也至少被官府安插了好几十个暗哨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我不动声色的把那些暗哨个个找到,挨个催眠。

    当我把最后个暗哨催眠了之后,才发现催眠也是个体力活。

    真累!

    玄悦正好带着两个丫头,迎面走来,她那如花的娇容带着股子愠怒。

    我跳下马背,走了过去:“大嫂,你这是怎么了?谁惹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哼!找死!”玄悦副咬牙切齿的样子,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她身后,站着个生面孔。

    这个生面孔,被五花大绑,脸的愤恨。

    显然,玄悦公主特别招待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……普通人啊,”我说道,“你从哪里找来的?哦……我想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,这个男人,也是个暗哨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居然跑去我睡房偷看!”玄悦说道,“是可忍孰不可忍!我要把对他施法!让他这辈子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这真的是太过份了!

    官府居然派暗哨来后院盯有女眷居住的卧房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刚刚被我催眠的暗哨,好像都是女人啊。

    那这个闯入后院的男暗哨,就真是罪有应得了!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贱民!我告诉你们!我可是旗人!你们速速把我放了,”

    这男人还挺拽……

    “奇人?什么狗屁!”

    玄悦身边的个丫头小蝶拳抡到了男暗哨的脸上,直接把那个男暗哨打得是牙掉血流……

    那个男暗哨身形晃来晃去,许久才稳住了的下盘。

    他脸惊恐地盯着玄悦的丫头小蝶。

    小蝶露出尖尖的獠牙,眼睛里泛起绿幽幽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!你们!”男暗哨终于知道害怕了,“你们是什么妖孽!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嘶力竭地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玄悦脸淡定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……”玄悦的另外个丫头小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嫂,你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!”

    我对玄悦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哼!”玄悦得意笑,对着男暗哨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那个男暗哨便像被抽了魂样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乖乖地走到了玄悦的面前,扑通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,露出吸血鬼牙,咬住了男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很久没有吸人血了,这新鲜的膳食果然是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在沸腾,我在即将要失去理智之前,把男子推离自己。

    我咬破手指,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了男人的脖子上,他的伤口立刻便愈合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满人。”我掏出手绢擦拭着嘴角的鲜血,缓缓说道,“是亲王府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玄悦低头睥睨着瘫倒在地上的男人,气定神闲地说道:“小蝶,小兰,把这个家伙洗干净了,剁碎了拿去喂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个丫头拖着那个男暗哨向玄悦园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抬起来!”玄悦眉头皱,“别拖得到处都是血!不好清理!”

    两个丫头立刻人抱着肩膀,人抱着腿,将那个男人抬了起来,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让我省心!”玄悦摇了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杀人啊!”我瞪大了眼睛说道,“父亲不是说,我们妖界在人界修行不可杀人,不可伤……”

    我突然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呃……我吸了那个男人的血。

    玄悦扬眉笑说道:“这个男人心术不正,色胆包天,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嗯!这连串的成语用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吧!当我没说过。”我摆了摆手说道,“我什么也不知道啊……阿蓝,你刚才看见了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的阿蓝,左右地甩了好几下马脑袋,那模样特别可爱。

    “大嫂,我们起在后院里走走吧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玄悦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也好!反正男人们都在忙活着。”

    于是,我们俩便迈着小碎步,在后院里慢悠悠的闲逛。

    阿蓝忽远忽近地跟着我们。

    在处小亭子里,我看到了可木和凉子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妖物干脆坐在起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少奶奶,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。哈哈哈……”可木爽朗地笑了起来,随即又肃着脸说道:“我看府上来了好些生人,不过好在都被老大催眠了。最近出了什么大事吗?这两天老大直在忙着,我连和他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便把夕远告诉了我的事情,告知了可木。

    可木立刻变得和我样,开始担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们!”玄悦不屑顾地说道,“有什么好担心的!大不了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大少奶奶果然是‘杀伐果断’!”可木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,说道,“只是恕我直言,这样做显然是下下策。”

    玄悦没有在意他的白眼,只是骄傲地哼了声。

    可木张嘴准备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忽然,前院传来声巨响。

    前院片嘈杂声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空气开始弥漫起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们都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因为,有种恐怖的感觉,我们真是永生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