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十一章

作品:《吸血鬼的暗黑童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我难以置信地看着那木拉汗王。

    “汗王……您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声若蚊蝇,垂下了眼眸。

    “瞧你,头发都乱了。”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拿起桌上的把小木梳,抬手轻柔的抚着我有些凌乱的长发,细心地替我梳理头发。

    可木惊讶地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我变得局促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当我鼓起勇气抬头看着他时,惊讶的发现他眼点点溢出的水雾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心有点痛。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放下了小木梳,露出丝酸涩的笑容,说道:“吉月,我,吉尔克?那木拉,了你的毒。你可有解药给我?”

    我的身子不由得震!

    对于那木拉汗王如此直接热烈的倾诉衷肠,我实在是有些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我的脑子片空白,整个人像被点了穴样,呆呆地站着,竟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屋子里顿时片寂静。

    “呵呵!抱歉,吉月。我吓到你了!”那木拉汗王打破了沉默,他突然喊道,“来人!”

    屋子的大门立刻被打开。

    三个穿着囚服的犯人被侍卫们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嘴巴都被塞了碎布条,身子被五花大绑着。

    “这两男女都是死囚,就让他们来代替你们,给祖木拉提的家族个交代吧!”那木拉汗王定定地看着我说道,“吉月,我有没有被你迷惑过?”

    我立刻摇头,实话实说道:“如果这个世界人人都能够被吸血鬼迷惑和催眠,那天下岂不是我们的了?何况我们只想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你怎么就不来迷惑下我呢?你很特别,你不怕日光,你更像个普通人。”那木拉汗王似真似假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抬手在空做了个手势,话锋转:“可木,你可以出来了!你马上把他们都转化了!既然要做戏,也得做得像模像样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!汗王!”

    可木呲着白森森的鬼牙,立刻闪身飞到了那三个死囚的旁边……

    最终,我、可木、凉子被那木拉汗王亲自带着人,秘密地带出了他的宫殿。

    在我的强烈请求之下,古丽努尔也被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了这座城郭的边缘,顶着冷冽的夜风,在月色与古丽努尔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我请求那木拉汗王给予她自由,并立刻帮她找个好人家嫁了。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毫不犹豫的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古丽努尔这个丫头,对你忠心耿耿片赤诚,即使你不提,我也会给她找个好归宿。你们好好聊聊!”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带着西日阿鸿将军及卫队,走到了不远处的个亭子里。

    “吉月姑娘!”古丽努尔依依不舍地拉着我的手,“你还会回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我拿出对黄金手镯,戴在了古丽努尔的手上,笑着说道:“我定会来看你的!这个送给你。虽然看着俗气,但是也能表达我的心意,就当是我这个姐姐,提前给你准备的嫁妆。汗王也给了你很多的赏赐,你会儿就能回家了!再过段时间,汗王会给你安排门好亲事。”

    古丽努尔的眼眶湿漉漉的,她紧紧地抱着我,我都快被她勒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低声说道:“丫头,还记得你为我受过的伤吗?你当时还好奇自己为什么好得那么快。其实是因为你的身体里流淌着我的血液。吸血鬼的血液可以治愈很多疾病!你记住无论何时我都能感应到你!”

    古丽努尔此时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她认真地说道:“吉月姑娘,您和可木公子还有凉子姑娘,不是他们口的魔鬼,你们是活神仙!”

    活神仙?

    这对我们来说得是多大的赞美啊!

    我感动到鼻头酸:“傻丫头!谢谢你!我们要真是活神仙就好了!”

    站在我身后的凉子也哭红了眼,她冲了过来,把抱住了古丽努尔。

    可木没了平日里的絮叨,显得异常平静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该走了,时辰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吉月!”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骑着汗血宝马直奔着我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拉住了缰绳,呼停了马儿,跳下马来。

    “再陪我聊聊吧!以后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了。”他的眸光温柔如水,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阴沉和犀利。

    我的心也随之颤,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古丽努尔被西日阿鸿将军安排的侍卫送上了另外辆马车,乘着夜色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吉月!”可木坐在马车上嚷嚷道,“你可得快点啊!阿布已经飞去通知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可木特地把“老大”这两个字说得特别重。

    我冲他轻声哼笑了下,说道:“知道……啦……”

    这附近有个驿站,驿站里有个酒家。

    西日阿鸿将军立刻跑去驿站清场。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和我面对面的坐在了酒家的雅座上。

    西日阿鸿将军带着侍卫们将驿站和酒家里里外外都团团围住,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西域的夜晚,总是要比白天寒冷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!”那木拉汗王卸下了腰间的块金色令牌,“这是由那木拉王国的君王亲自颁发的令牌,见此令牌如见君王面。你们此去路途遥远,这块令牌至少可以让你们在西域畅通无阻。”

    我心怀感激地接过了令牌,视线变得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“多谢汗王!可是我不明白,我何德何能,能让汗王如此……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垂青……”那木拉汗王接过了我的话,他深深地看了我眼,随即将目光投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你和她们不样。”他静静地说道,“你的眼神清澈见底,没有丝杂念。虽然你是妖物,但是你却比人还善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笃定我就是那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会有人将你们的所言所行字不漏的告诉我。还记得第次在御书房和我见面吗?我给你喝了符水,可是却没有用。吉月,你怎么不怕日光呢?我看可木公子和凉子姑娘都对日光避之不及。”那木拉汗王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因为被玄悦公主施了巫术。咦!这么说来汗王你早就知道我们的身份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只不过,要不是因为那个神父,我还真不知道你们是吸血鬼。我年少时便师承原道家学习道术,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吸血鬼这样的妖物。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神父,那么我可能会这么直装傻下去。就留你在宫里直待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汗王您真会说笑。可木偶尔会出宫觅食。可能就是因为这样,噶尔和卓家族的人,才有机会知道了我们的存在。唉!只是我想不到原来汗王早就什么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木拉汗王柔柔地注视着我,眼角眉梢的宠溺之情,溢于言表,“傻乎乎的……我的眼线遍布整个西域,何况这还是我自己的宫殿呢?可是我认栽了!吉月,在你这里,我败了,败得彻底!我真是嫉妒夕远首领啊!”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的话,直烫到了我的心尖上,让我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我立刻转移话题:“汗王,您还会接着逐鹿原吗?”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有些意外地看着我说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是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这些日子为那木拉王国算了卦。清军入关便是天意难违。如今我将西域的大部分疆土都收入到了囊,慢慢的我会统整个西域,这就够了。百姓们安居乐业比打仗更重要。”那木拉汗王转回头看着我说道,“我会视情况看看将来是否要归顺大清。”

    “汗王!您说的都是真的?”我实在是太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那木拉汗王淡淡笑说道,“从我知道清军入关的那刻开始,我便知道自己慢了步。这天下已定了!这就是天意!我不能逆天而行。何况有时候疆域太广,我未必能有那个福德去守住。倒不如抓紧眼前的!”

    “汗王,您能这么想,那真是百姓之福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在我的心里,最怕看到有天,那木拉汗王带着西域的百万雄兵,杀到山海关的情景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发展成那样,那我是把他当成敌人还是朋友呢?

    只是当时的我还没有想到,夕远和我还有可木和凉子,会起见证华夏最后个封建王朝的彻底灭亡。

    我看着窗外的天色,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和那木拉汗王道别。

    “出发吧!”那木拉汗王起身说道,“吉月,我送你上马车。”

    他大步走出酒家,留给我个高大魁梧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我立刻跟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西域夜晚的寒风瑟瑟,将那木拉汗王的长袍吹得翻飞起舞。

    他陪着我走到了马车旁,执拗得非要扶着我上马车。

    “路平安!”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不管不顾地抓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月光下,我看见了他眼的点点星光,化作颗颗莹莹水珠,被风吹散开来。

    可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他毫不客气地将我往后拽了拽,乐呵呵地说道:“多谢汗王!我们要出发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那木拉汗王无比贪恋地看了我眼,眸色的柔光被他强压了下去,“好好照顾自己!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冲站在不远处等候的西日阿鸿将军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西日阿鸿将军立刻骑着高头大马,牵着那木拉汗王的汗血宝马,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飞身上马,沉声说道:“起驾回宫!”

    “是!起驾回宫!”西日阿鸿将军跟在那木拉汗王的身后,对守在周围的侍卫喊道。

    群人马浩浩荡荡,簇拥着那木拉汗王,策马奔腾,很快便消失在夜色。

    那木拉汗王给我们留了两个车夫,方才我顾着话别没留意。

    这会儿我才发现其个车夫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当细作的厨子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都已经被催眠了。

    可木说道:“吉月,我跟你说啊!这两个家伙都是细作。他们都是祖木拉提王妃的娘家人,也就是噶尔和卓家族的人。原来他们专门负责传递宫里的消息给噶尔和卓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那木拉汗王在给我们安排马车时说的啊!就是他让我催眠他们做我们的车夫的啊。汗王想得就是周到!”可木嗒吧着嘴,兴奋地说道,“嗯!都挺肥的,当我们的粮仓真真是好啊!那木拉汗王这回去就得慢慢收拾那个什么噶尔和卓家族了!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禁抿嘴笑。

    “喂喂!”可木严肃地说道,“吉月,你这是什么表情?你不会对那木拉动情了吧?你别忘了夕远首领啊!”

    我狠狠地给了他掌:“想什么呢!我只是很感动!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可木皱眉摸着胸口,撇了撇嘴说道,“最好是这样。你们两个快点赶路!对,就是朝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马车前头拴着四匹高头大马,在这风声呼啸的暗夜之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坐在马车里个个思绪万千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车厢里时变得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在那木拉汗王宫殿里居住的这段日子,对我们来说就像是做了场梦。

    如今梦醒了。

    我们便重新踏上征程,奔向未知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是要去哪里呢?夕远有说吗?”我有些茫然地打破了车厢里的寂静,“夕远和玄悦的婚约还在,我们总不能去他北京城的家吧!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说咯!”可木说道,“老大正带着狼族士兵往前方的驿站跟我们会合呢。”

    马车突然停了下来,马儿发出阵阵嘶鸣,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被颠得东倒西歪,便立刻出去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只见两个车夫已经晕倒在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前方的道路被团巨大的黑影堵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那团黑影发出低沉的吼叫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不禁都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团黑影简直就是我们见过的最糟心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玄悦的那头名唤“悠游”妖兽。

    它周身团黑色,长着老虎的模样,却有双巨大的翅膀。

    在这暗夜里,它的眼睛呈现出绿色的幽光。

    西域的夜晚原本就狂风怒号了。

    这个悠游再来火上浇油,使得马车被风吹得左右摇晃,四周顿时砂石枯草翻滚。

    那四匹马儿拼命地踏着马蹄,企图挣脱缰绳。

    可木立刻冲上前去安抚马匹。

    眼下只能见机行事了。

    我警惕地盯着悠游。

    原本我以为会看见玄悦那张美丽又骄傲的脸庞,谁知当那道颀长的影子从悠游的背上跳下来时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我和可木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