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

作品:《吸血鬼的暗黑童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“这……倒底是发生了什么?”我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对男女说道。

    夕远和我样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让人意外。”夕远说道。

    农家乐门口的那个男人突然把脸转向我们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吧!”他说道,“你隐藏得很好。可你是我的后裔,我是能感应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把你转化了的那个男人?你的老师?可我们都有保护咒,怎么他还能感应到你?他不是被他的组织催眠了的吗?现在看来他挺清醒的。”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都曾经被迪尼王妃施过保护咒,目的就是为了掩盖身份防范于未然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个保护咒对夕远的老师是无效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既然能感应到你,”可木说道,“我和吉月的身的身体里都有你的血液,那,他应该也能感应到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夕远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二哥,我过去前面会会他。你等我过去了之后,就带着大家绕到后面偷偷潜进去和阿蓝会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夕宸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去,”我说道,“我要问问她,怎么会和你的老师在起。”

    夕远这次没有犹豫,他打开车门下了车,转身伸手带着我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和夕远走到了那对男女的面前。

    夕远对着他的老师。

    而我则盯着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在看到了我之后显然也很惊讶。

    夕远的老师,如夕远以前所描述的样,从长相上看有点像西域人。

    可我觉得他又有点像汉人。

    他通身透着儒雅的气质,身形和夕远样,都是高高大大的。

    其实几百年前所说的西域,都是属于我华夏治下的疆域。

    但是,夕远的老师现在已经不是华夏人了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远儿,好久不见。我等你好几个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夕远淡淡笑说道:“我们哪里有好久不见?这么多年来,您应该直都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吧?月儿,这是我的老师,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因为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实话。”

    他的老师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眼睛直直地盯着夕远老师身边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李霞。

    我和她虽然不是经常见面但是在微信上却常常保持联系。

    这十多年来我们之间的友谊点都没有变淡。

    我们之间会经常聊各自的生活和家庭。

    我对她自然是屏蔽了什么妖物之类的话题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十多年来,她也没有和我全说实话。

    十几年过去了,她从个青春豆蔻的少女变成了个成熟雅致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保养得相当不错,除了在气质上较以前成熟了之外,外貌上的变化并不是很大,还是显得很年轻。

    单单光看外表,她最多二十九岁,点儿也不像三十多快四十岁的女人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阿霞,你怎么会和他在起?”

    李霞直保持着恍恍惚惚的表情,她被我这么问,神思才被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“月儿,这位是我的丈夫,Jabsp;Xu。Jacky,她叫吉月儿,是我的好朋友。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那位。月儿,这是我的丈夫,他是,他是米籍,米籍……”李霞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李霞向来不会说谎,尤其是对着我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从她的表现上就能推测出,她是知道Jacky的真实身份的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知道怎么和我说。

    而且,李霞很有可能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嗨!你好!我是米籍华夏吸血鬼,Jabsp;Xu。我是李霞的丈夫。”Jacky表情轻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我语气僵硬地回复道。

    李霞看我这副模样,以为我被她丈夫突如其来的话给吓傻了。

    时之间她更加不知所措起来。

    “Jacky……”李霞轻轻地扯了扯Jacky的衬衣下摆,轻声细语地说道,“你为什么要这样说,我的朋友都被你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李霞,我的真实身份?”我对着Jacky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首先你是真心待小霞好,其次我更希望将来有天由你自己来告诉我的妻子。”Jacky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啊?你们……”李霞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突然,她盯着我看了好会儿,才说道:“月儿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是那副二十岁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停顿了好会儿,才吃惊地说道:“你,你,月儿,你也是吸血鬼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我看着她说道,“阿霞,你当初不是回老家了吗?你怎么会和他在起?”

    李霞说道:“我确实回去了。我在老家遇到了Jacky,他对我很好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我说道,“可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,你的丈夫是个吸血鬼……算了……当我没说过!反正我也有瞒着你,不过你要和他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月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霞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远儿,管好你的妻子。”Jacky面露不悦。

    夕远当然是帮着我的了,他淡淡地说道:“Jacky,我很惧内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分说地把李霞从Jacky身边拉了过来:“Jacky,你是故意接近她的,是不是?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?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李霞时惘然,她看看我们又看看Jacky。

    她的手腕被我紧紧地拽着。

    “月儿,我很爱他。我不会离开他的。”李霞说道,“他……什么都跟我说了。真的,什么都跟我说了,唯独,唯独没有提过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百多年来,他直都参与着追杀我丈夫的事情。他好端端的跟谁在起不好?为什么偏要挑你?别告诉我,你们是命注定的缘份啊!我觉得他的目的不纯!你知道吗?你的丈夫,就在今晚,把我的妹妹给抓了。我妹妹现在就被关在这个农家乐里面!”

    我显得有些激动,说话的语气也有些重。

    李霞微微蹙着眉头,双眼睛微微发红:“Jacky,你为什么要抓月儿的妹妹?那个女孩子,是她妹妹吗?你快放了她吧!”

    她的性格恬静,个性与世无争。以前在那家公司上班的时候,就经常被些同事欺负。

    我就是因为她老是被欺负,插手帮了几次,才和她熟悉的。

    李霞用期盼的眼神看着Jacky,继续说道:“月儿是我在深城对我最好的人,她是我最好的朋友。你不要为难那个女孩子,好吗?”

    Jacky微微皱眉,看着李霞说道:“小霞,这次我恐怕不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Jacky,为什么?”夕远说道,“无论你当初转化我是出于什么目的,但你也确实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。我不希望伤害你,请放了凉子。凡事总是会有更合理的解决方案的。”

    Jacky回答得非常干脆:“为了我和李霞的未来。我要脱离那个组织,而想要脱离那个组织,我就必须要付出代价。千百年来,吸血鬼向来恐惧日光,任何吸血鬼想要在日光下自由自在的行走,都必须依靠巫术。可是,看看你,夕远!你是我最成功的作品!这几百年来,我直在研究跟踪你融合了吸血鬼血统以后的数据。你的表现让人震惊不已!你可以在日光下来去自如,你的力量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。你甚至具备了和华夏各种驱魔术抗衡的体质!而你转化的后裔,在经历了幼年期的成长以后,个个都可以在日光下来去自如!我要把这种血脉带去米国。”

    夕远的眼神深邃不见底,他专注地看着Jacky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我当初只是你的个实验品。”夕远说道,“当年你们的组织前赴后继地跑来杀我,结果都被我反杀。我联合当时官家的力量,严查各个边界口岸,把你们杜绝于国门之外。随后,我亲自带队杀到西方,重挫了你们的组织。可我,始终都不想伤害你。那是因为我欠你条命。既然我留了你条命,你就该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远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远儿!你不配!”夕远突然怒吼道,“你最好把凉子交出来,否则,别怪我翻脸!”

    李霞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我忙抱紧李霞安慰她。

    伴随着夕远愤怒的声音的是农家乐里的嘈杂声。

    夕宸带着可木他们已经成功的进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嘈杂声没响起会儿,农家乐里又变得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阿布从农家乐里冲了出来:“三少爷,这里面有五十多个吸血鬼。我们找到凉子姑娘了。她现由二少爷和可木他们在里面照看着,暂时没有危险。可是那些在农家乐里的人类工作人员,还有那些人类住客,被里面的洋鬼子吸血鬼当作人质藏了起来。他们说如果我们胆敢带走凉子,那么他们就会杀光那些人类,然后还会制造罪案现场,把罪名扣在我们头上。他们逼我们做选择,选择带走凉子,或者选择保护那些无辜的人类,”

    “老师,您真不愧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!”夕远的眸光里透出股阴鸷。

    我们修行的规矩就是要低调再低调,绝对不伤害无辜的凡人。

    这个Jacky把我们忌讳的点,倒是抓得很准。

    “凉子将作为换取我自由的礼物献给组织。”Jacky说道,“夕远,我不会杀了她,组织更不会杀了她,她的血液会被研制成疫苗,用于改良西方的吸血鬼族群。她肯定会被善待的!”

    “放你的狗屁!”阿布忍不住说道,“你们是要把她关在笼子里善待吗?!她要是被你带走了,将来她和实验室里的动物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吉月,你看,我对你的好朋友李霞这么好。我们这四个之间的关系,应该会属于非常亲近的那类,对吧?用个凉子换取百多个普通人的安全,用个凉子来换取个属于我和李霞的未来,这笔交易很划算!何况凉子在变成吸血鬼之前,只是个普通的东洋女人,不是吗?她甚至都不属于华夏。我也是思前想后,权衡利弊了才选择将她献给组织。”Jacky那副理所当然的表情,将我彻底激怒。

    我怒斥道:“你这个为老不尊的东西!少拿那套歪理来胡说道。凉子是个非常善良单纯的女孩子,她哪怕变成了吸血鬼都没有伤害过无辜的人!凉子是我的家人!”

    夕远冷笑声,露出了獠牙,他的眼睛因为愤怒而变成了棕黄色。

    “老师,您真是领我大开眼界啊!我最后次这么称呼您。这是你逼我的。”夕远说道。

    李霞此时已经显得惊恐万状,她眼隐隐噙着泪花。

    “Jacky。你,是不是,只是为了利用我,才接近我的?”李霞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!小霞,不是的!我爱你!你快点过来!”Jacky立刻否定道。

    李霞露出丝苦涩的笑,转身背对着Jacky。

    “阿霞,你到我们的车里去休息下。”我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李霞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霞……”Jacky有些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我扶着李霞向商务车走去。

    阿布陪在我们的左右。

    凉子,很容易就被我们找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,我们的手里却被迫捏住百多号凡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在我们钻进商务车的那瞬间,夕远和Jacky开战了。

    他和Jacky纷纷露出獠牙,嘶吼着,斗在了起。

    和自己的老师对决,这是夕远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和阿布坐在商务车里筹莫展。

    李霞愣愣地盯着车窗外言不发。

    我很心疼她这副样子,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您说那百多号人,能被他们藏在哪里呢?”阿布说道,“少夫人,不如我们去报警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哪里能够报警?”我说道,“……对了!我怎么把他给忘了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阿布说道。

    “项天佑啊!”我说道,“我们可以让他帮忙啊!还有我们别墅区里住着的那些人类家仆们……阿布,你现在就打电话通知别墅区里的那些家仆,让他们动用自己手上所有的资源去调查。我来给项天佑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阿布立刻拿起手机通知了管理家仆的总管。

    我拨通了项天佑的电话,言简意赅地描述了事件,并说明了自己的请求。

    项天佑听完以后,很爽快地说道:“好的。我这就派人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!”

    收起了手机以后,我忐忑不安地向夕远看去。

    Jacky不是他的对手,已经被他制服。

    为了顾忌李霞的感受,我们没有把Jacky五花大绑。

    夕远将Jacky催眠带上了商务车。

    此时农家乐里面依旧片寂静。

    我给可木去了个电话,确认了他们暂时都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凉子被吸血鬼们关在个房间里。

    现在可木守在凉子的身边。

    夕宸带着狼牙阿米阿蓝和索兰围成了将可木和凉子护在间。

    敌我双方的信仰不同,对峙的时候,更多的是考验我们的智慧和原始的力量。

    说到原始的力量,身为神兽白泽的夕宸,那就真是无人能敌了。

    阿米和狼牙这样跟随着夕远四处征战的狼妖,也是实力雄厚。

    索兰稍微弱点,但也是百多岁的吸血鬼了。

    她的优势和我们样,拥有着狼妖的基因。

    我们双方就这样僵持着……静待太阳的升起。

    只是,我们千算万算,却漏算了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,行动迅速而又敏捷。

    他快如闪电地袭击了我们的商务车,Jacky的催眠失效,他趁乱带着李霞逃了。

    虽然最后那个不速之客被我们打跑了,但是我猝不及防被他咬了口。

    随即我便昏昏沉沉,我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夕远盯着我的伤口,再也隐藏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的情绪显得异常暴躁不安,拨通了迪尼王妃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王妃,月儿被狼人咬伤了!你那边还有没有以前救治我剩下的药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狼人咬伤了?

    听说这种伤口只要个晚上的时间就能要了吸血鬼的命。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地听着夕远说话,陷入了片混沌。

    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是躺在了个月洞床上。

    我的爹娘焦急地正坐在我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老爷夫人,姑娘醒了!”伺候我的小丫头璇儿开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切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这是我的家啊!

    我还没有变成吸血鬼之前的家啊!

    爹娘见我醒了,个个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阵子叮咛嘱咐之后,便让我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我有些糊涂了。

    我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。

    我坐在绣楼里,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掐了自己大腿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会痛!

    可是,我明明记得我是身在公元2019年啊!

    我还被个狼人咬了口啊!

    我可不相信什么穿越的戏码。

    看来光是掐自己还不够。

    我拿起根绣花针,狠狠地戳向了自己的手指。

    钻心的疼痛,让我又阵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我的耳边响起了夕远的声音:“王妃,为什么治好我的药,却治不好月儿?”

    “远儿,你是由狼妖融合了吸血鬼的血统,你当时的伤虽重,但是并不是绝症。月儿,不样。可月儿她是由凡人变成了吸血鬼,本事体质上就有很大不同。幸好她拥有狼妖的基因,再加上我熬制的药,否则她可能都扛不到现在。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维持她的生命,减少她的痛苦,而唯能彻底救她的方法,是抓到袭击她的狼人,用那个狼人的血来医治月儿。你们对于那个狼人有线索了吗?”

    夕远说道:“那个狼人身上的气味,我辈子都忘不了!我已经把暗卫们都派出去了。月儿!你定要坚持住!”

    原来我还是在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我现在所处的环境,是迪尼王妃为了减轻我的痛苦,给我创造的幻境。

    凉子被抓,我被狼人咬伤危在旦夕,外面还有百多号普通人被捏在Jacky的手上。

    我站在幻境当,看着眼前虚幻的美景,内心却是焦急如焚。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