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九章

作品:《吸血鬼的暗黑童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    自从老王爷和侧福晋拿了夕远的血之后,夕远便开始夜夜跑去亲王府盯守。

    他怕这两个家伙会搞出大乱子。

    个月以后的天晚上。

    胡家庄的大宅子。

    夕远带着我起,坐在阿蓝的背上,匆匆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看着夕远有些小兴奋的表情,不免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带你去看那两个家伙。”夕远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两个家伙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夕远轻笑声,说道:“王爷和侧福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变得有些好奇起来,“他们俩个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后悔得肠子都青了!呵呵!”夕远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们不就是想永生不死吗?他们的愿望也实现了!像他们那样的人应该不介意喝人血吧?”我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夕远的气息在我的耳畔边荡漾开来,“他们既然喝了我的血,那么你好好想想,他们现在在血系上和我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哦!”我恍然大悟,“他们也是你的后裔啊!那他们就不得不臣服于你了!”

    随即我又觉得有些嫌恶:“像他们这样的人,好讨厌!简直是侮辱了你的血统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夕远轻轻掐了掐我的脸颊,说道,“今晚带你去看大戏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我兴奋地说道,“我太期待看到他们现在的样子了!”

    我们很快就来到了亲王府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猫在老王爷住的主园子里。

    我们刚在园子里降落,老王爷和侧福晋便亲自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表情有些复杂,即无法掩饰的透着,吸血鬼天性对于转化了自己的前辈的屈服,又带着满清权贵的骄傲。

    这恐怕是最痛苦的吧。

    天性使然让他们的肉身不得不屈服于眼前的主子,可精神层面却始终放不下自己皇室的自尊。

    夕远的个眼神,个催眠,都能让他们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我看得十分过瘾。

    只是我发现他们园子里,充满了各种血腥味。

    尤其是有间房间,血腥味十分浓重。

    当我们准备前往那个房间去查看的时候,他们俩个立刻慌了神,个劲儿地阻拦我们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夕远阴沉着脸说道,“难不成你们以为可以拦得住我?”

    老王爷吓得立刻说道:“不敢!不敢!”

    我们径直走进了那间房间。

    当房门被打开的那刹那,我们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房间里简直像是个屠宰场。

    各种家禽家畜被倒挂捆绑着,它们的咽喉都被割破了。

    它们的下方都放着个木桶,桶里装着它们脖子里放出来的血。

    这样的画面让我感到很不适。

    他们对待自己猎物的方式,未免太过于残暴。

    因为我发现这些家畜居然还都活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太残忍了!”我有些怒火烧,“它们虽然说是食物,但是你们也用不着这样子折磨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少夫人说的是。”老王爷忙鞠躬附和道,“可是,您看,我们直很谨遵三少爷和您的意思,并没有去伤害个无辜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王爷对我的态度恭敬无比。

    侧福晋表面上对我恭敬,可她的心里却是另外番天地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眼神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她看向我的时候,那眼透出的光是森冷的,可当她面对着夕远时,却立刻变得乖顺温柔。

    这让我很是意外也有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夕远让她做什么,她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可当她看见老王爷,便立刻露出嫌恶的表情。

    侧福晋见我说了老王爷,再偷眼看了看夕远的脸色,便立刻开始数落起老王爷。

    嫌弃他这儿做得不好,那儿做得差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你言我语的,来二去,便当着我们的面吵开了。

    “贱女人!你别忘了你还是我的侧福晋!”老王爷愤愤地说道,“即使你的身份多了重特殊性,可这江山社稷还是我们满清的!我依旧是尊贵的亲王!”

    “哼!”侧福晋冷冷地说道,“可笑!你以为,你还能做这个王爷,做到千秋万代不成?姑且不论我们现在连个日光都不能见得,就是你的几个子嗣将来也可能会受封,到时候你我都只能隐姓埋名。以前我还觉得你像个真男人,现在,你简直就是个屁!”

    “你?”老王爷气得露出獠牙,朝侧福晋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侧福晋也毫不示弱,露出獠牙,和老王爷扭打在起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夕远低吼声,吓得这两个家伙立刻停止了撕打。

    夕远厉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听命于我,但是,你们既然喝了我的血,那么你们不想听我的都不行!这就是妖道。你们终其生也改变不了。今夜我过来,是特地要给你们两个选择,是让我杀了你们,二是你们从此以后尊我为主,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听命于我!”

    老王爷的脸色颇有些复杂,原本还恭敬无比的脸上,有些乱了神色。

    可他嘴上依旧说道:“是!三少爷!我定当誓死效忠三少爷,还有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侧福晋低眉顺眼地柔声说道:“索兰……不,奴家……定是会追随三少爷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在旁气鼓鼓地盯着索兰,怎么看她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这个叫做索兰的侧福晋,在说完那番话之后,便婀娜起身,抬眼便对着夕远猛送秋波。

    好在夕远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我立刻紧挨着夕远,把抓住了夕远的大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做出了选择,那么以后就得乖乖听我们的话,不可有任何逾越之举,哪怕是点点的念头都不可以有!”

    我狠狠地看了索兰眼,拉着夕远的手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夕远有些好笑地看着我,很配合的任由我牵着。

    他将我抱上阿蓝的马背,再飞身上马。

    老王爷和索兰忙不迭地跟在我们身后,送我们出门。

    当阿蓝跃而起带着我们飞到高空时,我看到了那两个家伙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    侧福晋索兰的表情,那叫个“贱”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基本上可以用春心萌动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远远地她似乎又和老王爷扭打在了起。

    “他们又打起来了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夕远淡淡地说道:“不管他们了!反正也打不死。”

    我低头盯着那两个家伙,直到他们从屋外打进了屋里,才抬起头来看着夜空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打死了才好!”我突然气哼哼地说道。

    夕远伸手掐了把我的腰,笑着说道:“真酸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脸立刻开始发,嘴上却不依不挠地说道:“就酸就酸就酸!酸死……”

    夕远的手突然放在了我的脸颊上,把我的脸掰向左侧。

    我依旧气呼呼地说道:“你干嘛掰我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他探过头来,用个深吻堵住了我的嘴。

    阿蓝不淡定了:“少爷,少夫人,你们俩个大庭广众之下,居然如此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夕远抬手掌打在了阿蓝的马屁股上。

    阿蓝立刻闭嘴,乖乖地背着我们,飞快地回到了园子。

    夕远抱起我,飞身下马,便往卧房里疾走。

    我已经被他吻得心都化了,瘫软在他的怀里,满脸绯红。

    好吧!在这两性关系的处理上,我真不是夕远的对手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关于这两口子之间的争执,没有什么不是个吻解决不了的……

    如果个吻解决不了,那么就睡上觉。

    倘若睡上觉还解决不了的,那么就再睡上觉……

    次日清晨,我和夕远跑去看望可木和凉子。

    他们俩个已经恢复了健康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两个鬼东西怎么样了?”可木说道。

    他指的是老王爷和侧福晋。

    “暂时看着还算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打算认他们为自己的后裔啊?!”

    “在血系上,我确实没有办法不认啊!”夕远说道,“目前,现在这样的局面也挺好,首先我们不必再担心来自官府的压力,其次那俩个家伙说不定还能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!毕竟他们好歹也是个王爷和福晋,只是,那个老王爷现在白天出不来,就会影响到上朝,短时间内还可以称病,日子久了恐怕他们的皇帝会生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不是大问题,我已经催眠了给老王爷看诊的太医,”夕远说道,“眼下这几年我们至少能够太平,只是将来他们的容颜不老,势必会让人们疑窦丛生。届时,就得想法子了!”

    “嗯!对!”可木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2019年1月1日。

    深城的家五星级酒店。

    “月儿!月儿!……”夕远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我收起了吸血鬼牙,血红灼热的眼睛,已经恢复了清凉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夕远……”我不可置信地盯着他,伸手抚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,“真的是你!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才回来?!”

    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不停地落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回来?!”

    我的人性突然重回身体。

    当我看到眼前血腥的景象,不禁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杀人了!我杀人了!”我喃喃自语道,“我怎么会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我身上的睡裙血迹斑斑,嘴角上也残留着没有擦干净的血迹。

    夕远边擦拭着我的嘴角,边轻声说道:“没事!月儿,切有我!”

    他带我去洗手间,帮我冲洗干净,并帮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。

    当我们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,已经有狼妖在收拾现场了。

    死在床上的那两个男人,被狼妖们拖到了洗手间的浴盆里。

    阿米面无表情地对着狼牙说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狼牙点了点头,走了过来,从怀里拿出小瓶溶液,滴在那两个男人的尸体上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两具尸体便化成血水,被狼牙拧开花洒冲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首领!”阿米说道,“酒店的监控还有那些人都搞定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夕远点了点头,说道,“这至少可以帮我们多争取些时间。现在到处都是天眼,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好应付了。你再提醒下大家,会儿出去的时候,定要把脸挡好。”

    “阿米……狼牙……”我愣愣地看着他们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恍若隔世啊……

    百多年了,整整百多年了!

    可木带着凉子着急上火地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可木看到夕远时,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不是在做梦吧!”

    可木冲上前,激动地抓着夕远的胳膊。

    夕远淡淡笑:“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酒店的房间被狼妖们清理得非常干净,好像这里从来没有住过人样。

    当我被夕远搂着走出,上了他们事先安排好的商务车时,我看到了个让我非常厌恶的面孔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又开始灼烧:“你怎么还没死!”

    --------《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.com 》----------

我 的 书 架